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17173game

查看: 388|回复: 0

大器宗,正文 第一千一百七十八章 愈演愈烈

[复制链接]

188

主题

188

帖子

568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568
发表于 2015-12-3 19:46:1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大器宗,正文 第一千一百七十八章 愈演愈烈
“什么?赵道友也死了?”当赵庆的死讯传回延山之时,本就已经为打探消息忙得不可开交的姜世亨,深深为之震惊。{顶+点}小说从康盛到费龙生,再到赵庆,这已经是第三名修士陨落了,而且这三人,修为实力一个比一个高,已经可以说是不小的损失。“真是可惜了,赵道友拥有道境三重修为,配合手中珍品道器,再培养千年,必能如臂使指,更进一步,实力提升,就不是一加一那么简单,而是质的变化。”震惊过后,姜世亨又是悲痛,又是遗憾。李晚一时之间也无话可说,之前的康盛和费龙生都还好说,虽然无故死难较为遗憾,毕竟不影响己方实力,但赵庆的实力,堪为中坚力量,没有了他,等于十指断去一指。他本有希望人宝相宜,与手中重宝共同成长的。“前段时间,袭杀之事也已经有眉目了,方铭曾经私下里透露出来,承认是为了报复我们,如今是战是和,只在一念之间。”片刻之后,姜世亨收拾心情,对李晚说道。“哦?他已经承认了?”李晚倒是有些意外。“这没有什么可抵赖的,大家都心知肚明。”姜世亨道。“阴长老那边怎么说?”李晚有些好奇。“他最近已经频繁闭关修炼,不问俗事了,除非是剿灭珍宝阁这般的大事,才能惊动他。”姜世亨苦笑一声,说道。“原来如此。”李晚渐渐有些明白了。难怪最近百年之内,姜世亨和方铭等人之间的争斗,开始变得肆无忌惮起来,原来是连镇守长老都开始放弃约束,任其争斗了。只要大选到来,联盟诞生出新的一批中期修士。便能顺利完成新老交替。期间消耗掉的,多半是各方的棋子,走卒,都是自行招募的散修高手或者门人弟子之流。这对修真界的格局影响不大,真正的根基,还是在巨擘们。李晚也是有幸掌握了修真界较为稀缺的东西,得以站在器道领域巅峰,这才有幸成为其中一份子。若不然,他也将会是散修高手,无足轻重。“其实此事也不是由我而起。早在三千多年前,方铭早已对我方供奉动过手,这次姜某是不打算再忍了。”姜世亨对李晚说道。这自然是表明,袭杀血月魔尊,并非他一时兴起,无故挑衅。李晚不置可否,像他和方铭这般的巨擘交锋,在乎的只是实力强弱,其他的都已经无足轻重。不过作为盟友。李晚肯定是要站在姜世亨这边,支持他与方铭抗争到底的,若是姜世亨战败垮台,方铭和宝尊楼众人。也不会放过他。“李道友,你先不要管那《命魂圭旨》了,各方炼制委托,也暂时推却。多多为我炼制一些精良重宝吧。我会按照市价,足额付清款项。”铺垫完毕之后,姜世亨终于提出了他的要求。“姜道友放心。李某分得清轻重缓急。”李晚不动声色道。从姜世亨处回来,李晚也陷入了沉思。如今的形势,当真是越来越紧张,方铭和姜世亨之间,交锋越发激烈起来,之前康盛遇害,甚至连他也波及。“灵尊,廉前辈求见。”这时,府中执事前来禀报。“有请。”李晚至今才招揽那么几名高手,血衣老祖堪称是首座,自然能够随时得见。“东主,我来此是想与你报备,近期将要离开延山一趟,你有什么要我顺便去做的?”血衣老祖进来,见过李晚之后,却是出乎意料,提及了将要外出之事,并问及是否有任务交托。供奉与东主是松散的投效关系,他要外出,可能是有私事,李晚也不会多问,不过他此刻听到,却是心中一动,道:“若无必要,你还是尽量不要外出为好?”“为何?”血衣老祖面色一沉。“道友不必误会,我不是干涉你自由,而是事出有因。”李晚道,“近期方铭与姜道友交锋甚烈,就连门下客卿,都死伤几人,我方康盛也陨落了,我担心的是,他们盯上你和罗道友。”虽然是猜测,但李晚心中却知道,这几乎就是必然,既然连留名山那些人都能被方铭等人查探清楚底细,血衣老祖与罗英,岂不更加明显?他们就是李晚手中的爪牙与棋子,除掉他们,李晚在外的势力,至少要折损五成!李晚如今在器道势力不小,但却缺乏相应的高手,可不能轻易被人给害了。“原来如此?”血衣老祖也不是不识好歹之人,听到李晚所说,面色稍缓。“其实我外出也没有要事,只不过是静极思动,想要出去游历一番而已,既然如今是多事之秋,那就留在延山好了。”话锋一转,却是又道:“不过,平白无故要受拘于此,还真是不甘呐!东主,难道我们就要这般度过这千年之期不成?”“按理说来,有姜道友在前头顶着,方铭就算有所谋划,也不会直接落在我身上,我又何必要当那出头鸟?当然是能够低调,尽量低调,无非便是忍耐千年而已。”李晚道,“而且,也不是当真无处可去,联盟势力较强,掌控有力的地方,你们都大可去得。”如今李晚已经为血衣老祖和罗英都弄到了联盟供奉的名衔,联盟法度覆盖的地方,安全还是有保障的。李晚要他们避开的是无谓的危险,也不是当真做缩头乌龟。“这样,留名山康道友陨落,韩道友等人想必会有所动摇,你就代我去看看他们,同时传我令谕,加强防备。”李晚说道。数日之后,血衣老祖便按照李晚指示离开延山,往留名山而去。他一路所经,都是联盟设立在诸天宇宙间的分舵,同时又打着英仙殿使者的旗号,与留名山势力进行贸易磋商,倒也不用担心,方铭丧心病狂,公然对其动手。如今,李晚在从天界的势力,明里暗里,一共就是四方。槿山派众弟子是一方,都是李晚亲自栽培的势力,称得上是嫡系,但其中并无道境修士,反而最为微不足道。血衣老祖、罗英是一方,都是门下供奉。袁正,詹龙,古岚,郝南是一方,都是被排斥出英仙殿,依附李晚才能立足的器道中人。第四方就是这留名山了,乃是通过袁正介绍,整个依附过来的附庸势力。李晚要用他们,自然不会完全听信袁正,而是要听其言,观其行,自行判断,结果得知,这个小势力,的确是有投靠之意,若得用心经营,也将入驻延山,成为自己重要的一支力量。修真联盟内,不少长老麾下的客卿供奉,都是这样来的,原先也都是些草莽之人。有些散修习惯了闲云野鹤,不肯与他们扯上关系,但同样也有渴慕权势,追求资粮的人。这些人都是可以纳入体制,加以启用的。不过他们的实力还非常弱小,最强的韩家老祖,也不过是三流高手而已。虽说李晚已经借了文?古魔给他们使用,但在外不备,遇着方铭门客下手,就是死路一条。经过挪移法阵周转,血衣老祖很快便到了留名山,一番慰问,传达李晚旨意。留名山众人正因为康盛陨落之事愁眉不展,得知李晚意思,自是感激,当即也表示,会提高警惕,不为敌人所乘。不过他们既为卒子,该为李晚效力,还是得效力,不可能躲在灵峰福地闭关修炼千余年,什么事情也不做,因此,还是安排各种寻幽探秘,收罗宝材之事,只是动向更加隐秘,防备更加严密而已。……不觉间,又是几十年时间过去。自从血月魔尊事起,方铭与姜世亨之间的矛盾变得越发尖锐之后,双方又再接连爆发了数场交战。先是方铭得寸进尺,意图再杀姜世亨门下一名三重高手,实现加倍报复。结果已有防备的姜世亨门下高手紧急驰援,反把来袭高手重伤。不过来人修为精深,竟然通过自损根基的秘法得以逃脱,而且临走之前,也把目标击成重伤。双方算是打了个平手。又过了十年,姜世亨趁着一次偶然得知的机会,奇袭方铭在外招揽人才,探听消息的门客,成功击杀了一名二重修士。方铭毫不示弱,击杀姜世亨门下一名一重修士,摧毁他为李晚提供宝材的飞舟一艘。当时舟上正有一批价值数十亿的宝材,尽数为其所掠去。姜世亨吃了个哑巴亏,越发忌恨,但苦于暂时没有机会,只得忍耐。又过去了三十多年,方铭门下刚刚招揽到一名二重境界的草莽散修,还未等来得及成为联盟客卿,就被姜世亨所杀,此举震慑了另外两名持观望态度的散修,结果纷纷远走。方铭大怒,但同样受到各种条件所限,只能另寻机会报复。让李晚稍感宽慰的是,这两位虽然都已经打出了火气,但总算还是记得修真界中的公约,并没有贸然对道境以下普通修士下手。不过就这一个甲子时间,双方各自死伤接近十人,已经大大超出预期。受此影响,两方对道器重宝的渴求,都越发地空前高涨起来。(未完待续。。)
“什么?赵道友也死了?”当赵庆的死讯传回延山之时,本就已经为打探消息忙得不可开交的姜世亨,深深为之震惊。{顶+点}小说从康盛到费龙生,再到赵庆,这已经是第三名修士陨落了,而且这三人,修为实力一个比一个高,已经可以说是不小的损失。“真是可惜了,赵道友拥有道境三重修为,配合手中珍品道器,再培养千年,必能如臂使指,更进一步,实力提升,就不是一加一那么简单,而是质的变化。”震惊过后,姜世亨又是悲痛,又是遗憾。李晚一时之间也无话可说,之前的康盛和费龙生都还好说,虽然无故死难较为遗憾,毕竟不影响己方实力,但赵庆的实力,堪为中坚力量,没有了他,等于十指断去一指。他本有希望人宝相宜,与手中重宝共同成长的。“前段时间,袭杀之事也已经有眉目了,方铭曾经私下里透露出来,承认是为了报复我们,如今是战是和,只在一念之间。”片刻之后,姜世亨收拾心情,对李晚说道。“哦?他已经承认了?”李晚倒是有些意外。“这没有什么可抵赖的,大家都心知肚明。”姜世亨道。“阴长老那边怎么说?”李晚有些好奇。“他最近已经频繁闭关修炼,不问俗事了,除非是剿灭珍宝阁这般的大事,才能惊动他。”姜世亨苦笑一声,说道。“原来如此。”李晚渐渐有些明白了。难怪最近百年之内,姜世亨和方铭等人之间的争斗,开始变得肆无忌惮起来,原来是连镇守长老都开始放弃约束,任其争斗了。只要大选到来,联盟诞生出新的一批中期修士。便能顺利完成新老交替。期间消耗掉的,多半是各方的棋子,走卒,都是自行招募的散修高手或者门人弟子之流。这对修真界的格局影响不大,真正的根基,还是在巨擘们。李晚也是有幸掌握了修真界较为稀缺的东西,得以站在器道领域巅峰,这才有幸成为其中一份子。若不然,他也将会是散修高手,无足轻重。“其实此事也不是由我而起。早在三千多年前,方铭早已对我方供奉动过手,这次姜某是不打算再忍了。”姜世亨对李晚说道。这自然是表明,袭杀血月魔尊,并非他一时兴起,无故挑衅。李晚不置可否,像大?猴, 第?百零八章:??他和方铭这般的巨擘交锋,在乎的只是实力强弱,其他的都已经无足轻重。不过作为盟友。李晚肯定是要站在姜世亨这边,支持他与方铭抗争到底的,若是姜世亨战败垮台,方铭和宝尊楼众人。也不会放过他。“李道友,你先不要管那《命魂圭旨》了,各方炼制委托,也暂时推却。多多为我炼制一些精良重宝吧。我会按照市价,足额付清款项。”铺垫完毕之后,姜世亨终于提出了他的要求。“姜道友放心。李某分得清轻重缓急。”李晚不动声色道。从姜世亨处回来,李晚也陷入了沉思。如今的形势,当真是越来越紧张,方铭和姜世亨之间,交锋越发激烈起来,之前康盛遇害,甚至连他也波及。“灵尊,廉前辈求见。”这时,府中执事前来禀报穿越者穿越了穿越者, 第三百六十一章 战云4。“有请。”李晚至今才招揽那么几名高手,血衣老祖堪称是首座,自然能够随时得见。“东主,我来此是想与你报备,近期将要离开延山一趟,你有什么要我顺便去做的?”血衣老祖进来,见过李晚之后,却是出乎意料,提及了将要外出之事,并问及是否有任务交托。供奉与东主是松散的投效关系,他要外出,可能是有私事,李晚也不会多问,不过他此刻听到,却是心中一动,道:“若无必要,你还是尽量不要外出为好?”“为何?”血衣老祖面色一沉。“道友不必误会,我不是干涉你自由,而是事出有因。”李晚道,“近期方铭与姜道友交锋甚烈,就连门下客卿,都死伤几人,我方康盛也陨落了,我担心的是,他们盯上你和罗道友。”虽然是猜测,但李晚心中却知道,这几乎就是必然,既然连留名山那些人都能被方铭等人查探清楚底细,血衣老祖与罗英,岂不更加明显?他们就是李晚手中的爪牙与棋子,除掉他们,李晚在外的势力,至少要折损五成!李晚如今在器道势力不小,但却缺乏相应的高手,可不能轻易被人给害了。“原来如此?”血衣老祖也不是不识好歹之人,听到李晚所说,面色稍缓。“其实我外出也没有要事,只不过是静极思动,想要出去游历一番而已,既然如今是多事之秋,那就留在延山好了。”话锋一转,却是又道:“不过,平白无故要受拘于此,还真是不甘呐!东主,难道我们就要这般度过这千年之期不成?”“按理说来,有姜道友在前头顶着,方铭就算有所谋划,也不会直接落在我身上,我又何必要当那出头鸟?当然是能够低调,尽量低调,无非便是忍耐千年而已。”李晚道,“而且,也不是当真无处可去,联盟势力较强,掌控有力的地方,你们都大可去得。”如今李晚已经为血衣老祖和罗英都弄到了联盟供奉的名衔,联盟法度覆盖的地方,安全还是有保障的。李晚要他们避开的是无谓的危险,也不是当真做缩头乌龟。“这样,留名山康道友陨落,韩道友等人想必会有所动摇,你就代我去看看他们,同时传我令谕,加强防备。”李晚说道。数日之穿越者穿越了穿越者, 第514章 根本9后,血衣老祖便按照李晚指示离开延山,往留名山而去。他一路所经,都是联盟设立在诸天宇宙间的分舵,同时又打着英仙殿使者的旗号,与留名山势力进行贸易磋商,倒也不用担心,方铭丧心病狂,公然对其动手。如今,李晚在从天界的势力,明里暗里,一共就是四方。槿山派众弟子是一方,都是李晚亲自栽培的势力,称得上是嫡系,但其中并无道境修士,反而最为微不足道。血衣老祖、罗英是一方,都是门下供奉。袁正,詹龙,古岚,郝南是一方,都是被排斥出英仙殿,依附李晚才能立足的器道中人。第四方就是这留名山了,乃是通过袁正介绍,整个依附过来的附庸势穿越者穿越了穿越者, 第六百四十四章 后手4力。李晚要用他们,自然不会完全听信袁正,而是要听其言,观其行,自行判断,结果得知,这个小势力,的确是有投靠之意,若得用心经营,也将入驻延山,成为自己重要的一支力量。修真联盟内,不少长老麾下的客卿供奉,都是这样来的,原先也都是些草莽之人。有些散修习惯了闲云野鹤,不肯与他们扯上关系,但同样也有渴慕权势,追求资粮的人。这些人都是可以纳入体制,加以启用的。不过他们的实力还非常弱小,最强的韩家老祖,也不过是三流高手而已。虽说李晚已经借了文?古魔给他们使用,但在外不备,遇着方铭门客下手,就是死路一条。经过挪移法阵周转,血衣老祖很快便到了留名山,一番慰问,传达李晚旨意。留名山众人正因为康盛陨落之事愁眉不展,得知李晚意思,自是感激,当即也表示,会提高警惕,不为敌人所乘。不过他们既为卒子,该为李晚效力,还是得效力,不可能躲在灵峰福地闭关修炼千余年,什么事情也不做,因此,还是安排各种寻幽探秘,收罗宝材之事,只是动向更加隐秘,防备更加严密而已。……不觉间,又是几十年时间过去。自从血月魔尊事起,方铭与姜世亨之间的矛盾变得越发尖锐之后,双方又再接连爆发了数场交战。先是方铭得寸进尺,意图再杀姜世亨门下一名三重高手,实现加倍报复。结果已有防备的姜世亨门下高手紧急驰援,反把来袭高手重伤。不过来人修为精深,竟然通过自损根基的秘法得以逃脱,而且临走之前,也把目标击成重伤。双方算是打了个平手。又过了十年,姜世亨趁着一次偶然得知的机会,奇袭方铭在外招揽人才,探听消息的门客,成功击杀了一名二重修士。方铭毫不示弱,击杀姜世亨门下一名一重修士,摧毁他为李晚提供宝材的飞舟一艘。当时舟上正有一批价值数十亿的宝材,尽数为其所掠去。姜世亨吃了个哑巴亏,越发忌恨,但苦于暂时没有机会,只得忍耐。又过去了三十多年,方铭门下刚刚招揽到一名二重境界的草莽散修,还未等来得及成为联盟客卿,就被姜世亨所杀,此举震慑了另外两名持观望态度的散修,结果纷纷远走。方铭大怒,但同样受到各种条件所限,只能另寻机会报复。让李晚稍感宽慰的是,这两位虽然都已经打出了火气,但总算还是记得修真界中的公约,并没有贸然对道境以下普通修士下手。不过就这一个甲子时间,双方各自死伤接近十人,已经大大超出预期。受此影响,两方对道器重宝的渴求,都越发地空前高涨起来。(未完待续。。)
相关的主题文章:

  
   大器宗, 第三十七章 邀约
  
   大器宗,正文 第一千一百七十二章 围捕
  
   大器宗, 第三十九章 规矩
  
   大器宗,正文 第一千一百二十六章 比试章程
  
   大器宗, 第五十三章 有女墙来
  
   大器宗, 第二章 狗腿子
  
   大器宗, 第五十四章 古怪少女
  
   大器宗, 第五十二章 万宝墟会
  
   大器宗,正文 第一千一百三十章 手段齐出
  
   大器宗,正文 第一千五百一十七章 龙象战傀!
  
   大器宗,正文 第一千一百一十三章 上殿众议(下)
  
   大器宗,正文 第一千四百八十四章 器殿反应
  
   大器宗,正文 第一千一百四十六章 鉴宝
  
   大器宗,正文 第一千零三十五章 幽梦魔尊
  
   大器宗, 第四十三章 剑胚初成
  
   大器宗,正文 第一千四百零四章 荒野猎杀
  
   大器宗,正文 第一千二百九十六章 巨椿反叛
  
   大器宗, 第十九章 离开洞天
  
   大器宗,正文 第一千六百章 推而广之
  
   大器宗,正文 第一千五百九十一章 消耗战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SF999发布网 ( 京ICP备12042342号-2

GMT+8, 2018-10-23 05:06 , Processed in 0.207450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网页游戏平台 X3.2

© 2001-2013 游戏辅助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