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17173game

查看: 333|回复: 0

大器宗,正文 第一千一百一十八章 赌斗

[复制链接]

188

主题

188

帖子

568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568
发表于 2015-12-3 19:36:1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大器宗,正文 第一千一百一十八章 赌斗
宝尊楼众人的频繁异动,英仙殿众人自然有目共睹。深知盟内各方长老是关键,李晚也开始了游说和劝勉。姜世亨自然是无条件支持他,与姜世亨交好的金贤,彭博两位长老,也决定支持他。己方约定到时众口一词,共同进退。不过其他一些长老的态度,却开始显得**起来,似乎已经开始为李坚的利诱所松动。他们当然也知,英仙殿是联盟器道正朔,李晚潜力无穷,不好得罪。但若能够把器道利益分润在手,得享部分好处,也并无不可。一时间,局势变得扑朔迷离起来。过得一段时日,槿山峰上,李府之中。李晚端坐堂中,观阅峰内执事上交情报。刘秉侍立在堂室角落,从一旁看他面色,只见他面上无悲无喜,古井无波,似乎丝毫不为盟内形势所影响。刘秉见此,心中暗叹一声,却是隐隐间存着几分担忧。他虽然修为不高,在这巨擘大能如云的从天界中,只是区区一凡人,但为李晚亲信门人,知晓各方动向,对眼下的形势,还是有着几分了解。在他看来,此事症结在于,盟内。各方长老惯犯的平衡手段。各方势力彼此牵扯交缠,大家都在彼此博弈中积累资粮,竞夺机缘。虽然对外时齐心,但归到内部争斗,还是泾渭分明。山头林立,就是难免如此。偏巧在这时,灵尊突然崛起,引起的关注和忌惮,实在太多了。各方巨擘都是胸有山川之人,时机不成熟。自然不会表露任何异状,但一旦到了这般的时刻,各种隐秘打压,制衡手段齐施,便将造成极大压力。“刘秉,你把这些分发下去。”不久之后,李晚的声音,令刘秉从思索之中回过神。却是李晚已经看完了手头简报,并书就几分手令,要训示下去。刘秉连忙上前接过。然后便准备退下。“先不急,你刚才可是在想英仙殿之事。”出乎刘秉意料,李晚并没有立刻便让他去办事,而是叫住,问了一句。刘秉微怔,这才想起,自己刚才目光注视,怕是早已经被灵尊察觉。他躬身施了一礼,道:“禀灵尊。的确如此。”“哦?”李晚面上露出一丝意味深长的笑意,“你不妨说说看,有什么好的主意。”“这,我位卑言轻。不敢妄言。”刘秉并不因为在李晚身边随侍,就得意忘形,自己什么身份,胆敢对盟内局势评头论足?里面涉及的任何一方。都是已经成道的巨擘大能,断然不是他这种结丹修士能够评述的。他听到李晚的话,当下便额角都冒出一丝冷汗。刚才想事情出神。竟是失礼了,简直该死。“你不用紧张,这里没有外人,说说看。”李晚不以为然道。刘秉确实是低阶修士不错,但他倒也想要听听,他是什么看法。“那,我就姑妄言之,不当之处,还请灵尊恕罪。”刘秉见躲不过去,好不容易才定下神,整理着自己的思路。他突然发现,李晚此番,随时随性而发,但却也算得上是自己的一线机会。如果能够切中要害,献上良策,必定能够获得更大赏识,说不得,还有机会成为心腹弟子。就算不能,表现出自己优秀的一面,也比平日随身服侍,一位勤勉好上百倍。灵尊平日严谨务实,下面的门人弟子,各方客卿供奉,也没有什么讨好他的机会。更何况,以他这等身份,要让灵尊听其一言,也不容易。刘秉在这边思索,不免便顿了一下,李晚也不着恼,任他筹谋言语。不过刘秉很快便反应过来,道:“我以为,要破此局,各方长老是关键,但又不是关键,归根结底,都是要轮到各自实力上来,如果灵尊能够表现出威慑四方的实力,自然群雄慑服,无人能惹,而若是显得软弱可欺了,各方也定然会得寸进尺,予取予求。”刘秉这一番话,可谓是大胆之极,但却正是他心中所想。以眼下的局势,各方所为,都是利益,要与他们争夺这些,除了同样许以利益,便是实力慑服,力压群雄了。“虽然有些放肆,但却不失为真知灼见,这从天界中,唯一的凭依也的确是实力,财势是实力,武力也是实力。”李晚面露笑意,微微点头,示意他继续说下去。刘秉得了李晚认同,精神一振,继续道:“此时在外并无争斗,等闲交锋,也显不出灵尊手段,何不趁着新一届的从天墟会到来,提起要与宝尊楼交流器道,比试一番?如此既能敲打宝尊楼,又可彰显自己实力,令各方长老知道您的决心。更可以在各方来宾面前,塑造英仙殿远胜宝尊楼的印象,便是各方长老再支持宝尊楼,也不可偏帮太多。”刘秉此言,还是走的优胜劣汰的路数,并无太多新意,但却甚合李晚心意。因为李晚心中,隐隐也是感觉,宝尊楼此刻赖以为重的,就是昔日珍宝阁遗留下来给他们的名声。他们拥有的深厚底蕴,大半都是由这些名声得来。各方看重支持他们,也是因为这名声,相信他们能够与英仙殿抗衡,达成制约目的。若是让各方知道,珍宝阁余党,也没有什么了不起,利用价值,必定会大大减少。虽然到时候,免不了对英仙殿更加忌惮,但同样会心存几分敬重,不敢轻举妄动。此外,英仙殿再如何,也是联盟器道正朔,是出自于联盟能够掌控的力量,就算内斗再剧烈,识大体的长老还是居多,断不可能自毁根基,削弱正朔而信重外人。原本观望的态度,必将转为结盟和支持。当然,这里也要把握一个度,不能让各方感觉威胁过大,反而弄巧成拙。以眼下修真界的主流观念来看,各方修士,更加注重的还是修为实力,若时器道造诣,应当无妨,既能展示实力,又能隐藏锋芒,不致令忌惮大于亲近。“你说得不错,这般行事,可能解开局面,不过还要加上一条,那就是以自立条件为注,两方赌斗,以实力分个高下。”李晚思索一番,道。“如此既解决纷争,又给各方留下脸面,不致太过抵触。”李晚要全掌西库和垄断器道经营,势必与一些贪图此间利益的长老交锋。若是能够以赌斗的形式决定这些条件,输掉的一方,也有台阶可下。到时候,压力甚至会倒流出战不利的宝尊楼。当然,这一切的前提,都在李晚能够掌控局面,确保胜利。不过比较别的东西,李晚还有可能存着几分不足,器道较量,他却不惧任何人。李晚自有信心,通过这等手段为自己英仙殿争取最大利益。“灵尊英明。”刘秉的献计,其实也正是这赌斗,不过他对李晚的信心,乃是盲目崇拜,并不清楚其中内情。这算是歪打正着。……或许也是心有灵犀,又或许,眼下局面,正是此法最为妥帖。宝尊楼一方,李坚等人思来想去,筹备了种种手段。最后竟也同样想到赌斗一途。“……与英仙殿赌斗,通过当面较量,决定各自地位和利益,这应该是各方都能接受的条件!”“英仙殿毕竟是联盟器道的正朔,盟内阴长老一系,还有姜世亨等人,也支持李晚,若我们对西库和经营权柄索取过多,必定引发不必要的反弹。”“想要以最小代价实现目的,必须得通过舆论施压,营造声势。”“此次墟会,各方来宾,主顾面前,便是最好的机会,我们赌斗取胜,便可以趁机提出要求,谅他们也无法再反对。”“而且此番若是得胜,对将来局面更加有利,必定能够满足方长老争夺大位所需。”李坚身为不下于苍火道人的器道高手,对自己的修为和器道造诣,是极具信心的,更有风无痕及灵宝宗无数年来的底蕴支撑,底气更足。“赌斗?这倒是可以,一旦应承下来,他们便没得选择。”光靠谈判和相互妥协,恐怕达不成宝尊楼自立门户的目的,众人也赞同了李坚提议。不但要赌斗,更要在墟会期间,公开场合赌斗,使得英仙殿一败涂地,原形毕露。至于胜负,他们根本就不考虑,自己会输。珍宝阁是败在联盟武力之下,被其生生攻破总舵,一体成擒,可不是在器道较量中输掉。“李晚此子,实力非同小可,便是我们几个要赢他,希望也不大。”自信之余,齐龄山,黄濑几人,倒是也有几分自知之明。李坚却笑:“英仙殿何时只得李晚一个了?支撑一方势力,也不是靠一人一派能够做到,当然是以众对众,群策群力!”“我们不但要与李晚比试,更要让我们的弟子与李晚弟子比试,楼中各位,和英仙殿林瑞、柳丁等人比试!”众人闻言,尽皆眼前一亮。(未完待续……)
宝尊楼众人的频繁异动,英仙殿众人自然有目共睹。深知盟内各方长老是关键,李晚也开始了游说和劝勉。姜世亨自然是无条件支持他,与姜世亨交好的金贤,彭博两位长老,也决定支持他。己方约定到时众口一词,共同进退。不过其他一些长老的态度,却开始显得**起来,似乎已经开始为李坚的利诱所松动。他们当然也知,英仙殿是联盟器道正朔,李晚潜力无穷,不好得罪。但若能够把器道利益分润在手,得享部分好处,也并无不可。一时间,局势变得扑朔迷离起来。过得一段时日,槿山峰上,李府之中。李晚端坐堂中,观阅峰内执事上交情报。刘秉侍立在堂室角落,从一旁看他面色,只见他面上无悲无喜,古井无波,似乎丝毫不为盟内形势所影响。刘秉见此,心中暗叹一声,却是隐隐间存着几分担忧。他虽然修为不高,在这巨擘大能如云的从天界中,只是区区一凡人,但为李晚亲信门人,知晓各方动向,对眼下的形势,还是有着几分了解。在他看来,此事症结在于,盟内。各方长老惯犯的平衡手段。各方势力彼此牵扯交缠,大家都在彼此博弈中积累资粮,竞夺机缘。虽然对外时齐心,但归到内部争斗,还是泾渭分明。山头林立,就是难免如此。偏巧在这时,灵尊突然崛起,引起的关注和忌惮,实在太多了。各方巨擘都是胸有山川之人,时机不成熟。自然不会表露任何异状,但一旦到了这般的时刻,各种隐秘打压,制衡手段齐施,便将造成极大压力。“刘秉,你把这些分发下去。”不久之后,李晚的声音,令刘秉从思索之中回过神。却是李晚已经看完了手头简报,并书就几分手令,要训示下去。刘秉连忙上前接过。然后便准备退下。“先不急,你刚才可是在想英仙殿之事。”出乎刘秉意料,李晚并没有立刻便让他去办事,而是叫住,问了一句。刘秉微怔,这才想起,自己刚才目光注视,怕是早已经被灵尊察觉。他躬身施了一礼,道:“禀灵尊。的确如此。”“哦?”李晚面上露出一丝意味深长的笑意,“你不妨说说看,有什么好的主意穿越者穿越了穿越者, 第四百一十六章 转变。”“这,我位卑言轻。不敢妄言。”刘秉并不因为在李晚身边随侍,就得意忘形,自己什么身份,胆敢对盟内局势评头论足?里面涉及的任何一方。都是已经成道的巨擘大能,断然不是他这种结丹修士能够评述的。他听到李晚的话,当下便额角都冒出一丝冷汗。刚才想事情出神。竟是失礼了,简直该死。“你不用紧张,这里没有外人,说说看。”李晚不以为然道。刘秉确实是低阶修士不错,但他倒也想要听听,他是什么看法。“那,我就姑妄言之,不当之处,还请灵尊恕罪。”刘秉见躲不过去,好不容易才定下神,整理着自己的思路。他突然发现,李晚此番,随时随性而发,但却也算得上是自己的一线机会。如果能够切中要害,献上良策,必定能够获得更大赏识,说不得,还有机会成为心腹弟子。就算不能,表现出自己优秀的一面,也比平日随身服侍,一位勤勉好上百倍。灵尊平日严谨务实,下面的门人弟子,各方客卿供奉,也没有什么讨好他的机会。更何况,以他这等身份,要让灵尊听其一言,也不容易。刘秉在这边思索,不免便顿了一下,李晚也不着恼,任他筹谋言语。不过刘秉很快便反应过来,道:“我以为,要破此局,各方长老是关键,但又不是关键,归根结底,都是要轮到各自实力上来,如果灵尊能够表现出威慑四方的实力,自然群雄慑服,无人能惹,而若是显得软弱可欺了,各方也定然会得寸进尺,予取予求。”刘秉这一番话,可谓是大胆之极,但却正是他心中所想。以眼下的局势,各方所为,都是利益,要与他们争夺这些,除了同样许以利益,便是实力慑服,力压群雄了。“虽然有些放肆,但却不失为真知灼见,这从天界中,唯一的凭依也的确是实力,财势是实力,武力也是实力。”李晚面露笑意,微微点头,示意他继续说下去。刘秉得了李晚认同,精神一振,继续道:“此时在外并无争斗大?猴, 第四百四十三章:法?核心,等闲交锋,也显不出灵尊手段,何不趁着新一届的从天墟会到来,提起要与宝尊楼交流器道,比试一番?如此既能敲打宝尊楼,又可彰显自己实力,令各方长老知道您的决心。更可以在各方来宾面前,塑造英仙殿远胜宝尊楼的印象,便是各方长老再支持宝尊楼,也不可偏帮太多。”刘秉此言,还是走的优胜劣汰的路数,并无太多新意,但却甚合李晚心意。因为李晚心中,隐隐也是感觉,宝尊楼此刻赖以为重的,就一剑倾心,正文 第103章 姐妹相逢是昔日珍宝阁遗留下来给他们的名声。他们拥有的深厚底蕴,大半都是由这些名声得来。各方看重支持他们,也是因为这名声,相信他们能够与英仙殿抗衡,达成制约目的。若是让各方知道,珍宝阁余党,也没有什么了不起,利用价值,必定会大大减少。虽然到时候,免不了对英仙殿更加忌惮,但同样会心存几分敬重,不敢轻举妄动。此外,英仙殿再如何,也是联盟器道正朔,是出自于联盟能够掌控的力量,就算内斗再剧烈,识大体的长老还是居多,断不可能自毁根基,削弱正朔而信重外人。原本观望的态度,必将转为结盟和支持。当然,这里也要把握一个度,不能让各方感觉威胁过大,反而弄巧成拙。以眼下修真界的主流观念来看,各方修士,更加注重的还是修为实力,若时器道造诣,应当无妨,既能展示实力,又能隐藏锋芒,不致令忌惮大于亲近。“你说得不错,这般行事,可能解开局面,不过还要加上一条,那就是以自立条件为注,两方赌斗,以实力分个高下。”李晚思索一番,道。“如此既解决纷争,又给各方留下脸面,不致太过抵触。”李晚要全掌西库和垄断器道经营,势必与一些贪图此间利益的长老交锋。若是能够以赌斗的形式决定这些条件,输掉的一方,也有台阶可下。到时候,压力甚至会倒流出战不利的宝尊楼。当然,这一切的前提,都在李晚能够掌控局面,确保胜利。不过比较别的东西,李晚还有可能存着几分不足,器道较量,他却不惧任何人。李晚自有信心,通过这等手段为自己英仙殿争取最大利益。“灵尊英明。”刘秉的献计,其实也正是这赌斗,不过他对李晚的信心,乃是盲目崇拜,并不清楚其中内情。这算是歪打正着。……或许也是心有灵犀,又或许,眼下局面,正是此法最为妥帖。宝尊楼一方,李坚等人思来想去,筹备了种种手段。最后竟也同样想到赌斗一途。“……与英仙殿赌斗,通过当面较量,决定各自地位和利益,这应该是各方都能接受的条件!”“英仙殿毕竟是联盟器道的正朔,盟内阴长老一系,还有姜世亨等人,也支持李晚,若我们对西库和经营权柄索取过多,必定引发穿越者穿越了穿越者, 第六百八十四章 落尽4不必要的反弹。”“想要以最小代价实现目的,必须得通过舆论施压,营造声势。”“此次墟会,各方来宾,主顾面前,便是最好的机会,我们赌斗取胜,便可以趁机提出要求,谅他们也无法再反对。”“而且此番若是得胜,对将来局面更加有利,必定能够满足方长老争夺大位所需。”李坚身为不下于苍火道人的器道高手,对自己的修为和器道造诣,是极具信心的,更有风无痕及灵宝宗无数年来的底蕴支撑,底气更足。“赌斗?这倒是可以,一旦应承下来,他们便没得选择。”光靠谈判和相互妥协,恐怕达不成宝尊楼自立门户的目的,众人也赞同了李坚提议。不但要赌斗,更要在墟会期间,公开场合赌斗,使得英仙殿一败涂地,原形毕露。至于胜负,他们根本就不考虑,自己会输。珍宝阁是败在联盟武力之下,被其生生攻破总舵,一体成擒,可不是在器道较量中输掉。“李晚此子,实力非同小可,便是我们几个要赢他,希望也不大。”自信之余,齐龄山,黄濑几人,倒是也有几分自知之明。李坚却笑:“英仙殿何时只得李晚一个了?支撑一方势力,也不是靠一人一派能够做到,当然是以众对众,群策群力!”“我们不但要与李晚比试,更要让我们的弟子与李晚弟子比试,楼中各位,和英仙殿林瑞、柳丁等人比试!”众人闻言,尽皆眼前一亮。(未完待续……)
相关的主题文章:

  
   大器宗, 第三十三章 工坊之争
  
   大器宗, 第
  
   大器宗,正文 第一千一百五十九章 推演!
  
   大器宗,正文 第一千三百九十三章 入驻封疆
  
   大器宗, 第六章 器宗大典
  
   大器宗, 第二十八章 考校
  
   大器宗,正文 第一千五百三十一章 可怕的末法之玉
  
   大器宗, 第四十一章 八道真元
  
   大器宗,正文 第一千三百二十一章 暗棋
  
   大器宗,正文 第一千一百八十五章 旧部来投
  
   大器宗,正
  
   大器宗,正文 第一千三百三十三章 严阵以待
  
   大器宗, 第五章 开辟灵田
  
   大器宗, 第七章 虚宝法印
  
   大器宗,正文 第一千一百一十五章 安排
  
   大器宗, 第五十二章 万宝墟会
  
   大器宗,正文 第一千五百四十章 神人得手了?
  
   大器宗,正文 第一千六百零二章 虚空中的巨人
  
   大器宗,正文 第一千一百零四章 发难
  
   大器宗, 第十九章 离开洞天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SF999发布网 ( 京ICP备12042342号-2

GMT+8, 2018-5-27 13:25 , Processed in 0.157818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网页游戏平台 X3.2

© 2001-2013 游戏辅助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