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17173game

查看: 411|回复: 0

大器宗,正文 第一千一百一十九章 卢方原分舵

[复制链接]

188

主题

188

帖子

568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568
发表于 2015-12-3 19:33:3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大器宗,正文 第一千一百一十九章 卢方原分舵
宝尊楼中,衮衮诸公,自然不会是浅薄无知,狂妄自大之辈。虽然众人性情不一,认知不同,但李晚这些年来表现,所获成就,大家看在眼里,心中都有数。若还有人认为他不值一提,那才是真正的愚不可及,连楼中同僚都看不起。因此宝尊楼里,能有信心与他并驾齐驱的人本就不多,更无人能够担保,一定战而胜之。仅有的风无痕,李坚,齐龄山,黄濑几人,也只自信各胜擅场,难分高下,并没有必胜的把握。不过李坚的提议,却是打开众人思路,让他们想到力克英仙殿的绝妙之法。没有错,李晚不易对付,就对付其他人。英仙殿如今赖以为重的,是它在从天器道的统治地位,而今,也该是时候,由宝尊楼把它重新夺回了。李坚等<无><错> .S.人又商谈一番,决定从今开始,宣扬造势,促成此事。李坚等人此时还并不知道,李晚那边,也有了同样的想法。外人同样不得而知,但却看见,最近延山内外,关于两方势力渊源和矛盾的传闻多了起来。 历代以来,各种各样的矛盾与纷争。再到两方名师高手,神兵利器,各般比较。李晚和李坚两人,不约而同选择了从声势造起。这也是理所当然之事,他们想要促成赌斗,总不可能,到处嚷嚷着要与人较量一场,多半还是要蓄成声势,再来顺水推舟。转眼大半年时间过去,关于两方势力比较的风潮不仅没有消退。反而愈演愈烈。两方弟子同在延山任职执事,偶有相遇,冲突也多了起来。过去李晚御下有方,并不喜门人弟子嚣张,李坚那一方,宝尊楼众人也明白自己什么身份处境,根本不敢在这巨擘大能如云的延山洞天跋扈,甚至一度用夹起尾巴做人来形容都不为过,自然不会如此。但不知不觉中,两方的脾气都变大了。二百余年来的新仇旧恨,各种偏见,都有爆发的趋势。普通弟子当然不会察觉,带头的师兄,管事,多有推波助澜,他们只知,对方最近无来由地变得面目可憎起来,甚至一度得寸进尺。对自己欺负上头。 这里是英仙殿分舵所在,设立在辽阔的戈壁荒地附近。方圆万里除了分舵所在的山谷,是一个灵气微薄的次等福地,可供修士清修之外,其他地方都了无人烟。甚至寸草不生。分舵众人的主要职责,是维护大漠里面巨型法阵,供给殿里大型试验之用。不过几百年间。除了前长老殷昊等人曾经来过此地一次,在荒原试验一座天火熔炉之外,就再没有其他器道高手到来。由于地处偏僻,给养发送,都是按照每年一次,由仙舟法宝运送而来。很快又到一年一度给养运抵的时间,卢方原分舵的弟子执事们,纷纷发动起来,前来接船领取。“嘁,一年到头,也就万来灵玉,除了修炼用掉,就所剩无几。”“是啊,这地方鸟不拉屎,就连灵气品质,都是最低劣的,还老是被管事长老们霸占着……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才是个头?”“有什么办法,这穷乡僻壤的,本来就不是久留之地,还是想想办法调走为妙。”…“你这话说得轻巧,我们要有那门路和本事,早就调开了,还用得着一直留在这。”“可不是么,上次那龙师弟才来没三年功夫,就连立几功,升到延山仙城当管事去了。”“龙师弟,人家有个结丹大师爷爷,能和我们一般么?”“这定死了的,没办法呀,要命的是这地方,还没有什么油水可捞。我们又不像他,有个好出身,就算俸禄少也无妨。”好不容易才把今年的俸禄领了,一群驻留执事高兴之余,也免不了埋怨和感慨。卢方原分舵这边环境恶劣,役事辛苦不说,还没有什么捞钱的门路,整日除了在外面吹风吃沙,就是回来谷里修炼发呆。若是靠着大山,或者妖魔出没之地,还有可能猎取一些宝材,采些野矿。但这里有什么?石头倒是一大把!真是惨得要命。延山仙城的巨擘大能们,自然不会把这些人的处境放在心上,座下的元婴修士们,也终日想着修炼上进,渡劫成道,只有结丹层次的修士,才会偶尔把目光投在这边。但上头一向懒得理会各方差异,大笔一挥,便把各级俸禄和各种补贴待遇定死,谁也没有办法。庙堂之上的大能高手们,只管各地分舵的修士,都有各自灵脉和赚钱门路,根本不考虑这边穷乡僻壤有什么宝矿出产和妖魔出没,赚不到足够修炼的资粮,就是自己没有本事。管事们倒是清楚这边什么状况,但也绝不可能冒着影响自己前程的危险,去为无关紧要的执事们说话。他们想的,多半还是太平无事。有可能说得上话的管事们装聋作哑,底下弟子们,怨气再重也没有用,这一边数着灵玉,一边牢骚满腹,抱怨不休的场景,可谓是卢方原分舵的一景了。这时,众人当中,一名修士压低声音道:“你们几个,小声一点,不见万总管就在那边检货?要是被听到,准得吃不了兜着走!”“谁怕他呀……那么远听得到么?”有人冷笑一声,但说话的声音,还是不由自主地低了下来。要说这卢方原分舵,虽然是穷乡僻壤一处,但上下修士和组织架构,还是非常完备,可谓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这里的平常事务,都是由坐镇此间的各派修士共同掌管。李晚入主英仙殿后,派来一名筑基后期修为的古姓弟子任职总管,统领此间大小事务。林瑞等人原本的门人,数代更替之后,留下一位林姓弟子,任职副总管,兼任巡卫管事。李坚等人入盟之后,按照惯例,也派遣了两名筑基弟子兼任副总管和管事长老,分别姓辛,姓万,各有职守。各方在这小小的分舵,势力分布和各自权柄也体现得淋漓尽致。平素古总管掌权,乃是名正言顺的最高权位者,但因修为接近圆满,除了正常的事务之外,大部分心血精力都放在自己修炼上。林管事则与古总管交好,因为他们两人上头的李晚和林瑞,是极其亲近的盟友关系,共同执掌殿中大权。辛总管和万总管,则是因为来自宝尊楼的缘故,被古、林两人排斥。两方延续了庙堂之上的争斗,在这里为了有限的劣质灵脉和低廉俸禄,经常明争暗斗。这帮人是林总管麾下的人马,领取万余俸禄的那位,更是一位执役管事,自然知道此间派系争斗,对对方的头目,并无多少敬畏之心。不过几人当中,修为最高才筑基前期,而万总管却是结丹后期高手,又有镇守此间的大权,若是被他抓住把柄,说不得便要吃亏,他们还是非常注意保护自己。很快,这几人便离开了堂口,往谷中修炼洞府走去。虽然品相低劣,但次等福地也是福地,这座谷中,还是有一座修炼洞府可供众人轮流使用。联盟曾派天工长老来此开渠引流,布设聚元大阵,把低劣稀薄的灵气利用起来,形成数口灵井,分别置于其中几个修炼密室。由于人多,而且灵气稀薄,众人也只能够通过交纳灵玉,排队轮候。尽管如此,每次使用这边洞府和修炼密室,还是比直接使用灵玉节省数成。久留此地的修士,大多都恨不得一枚灵玉掰成两半来使,自然不会错过这般机会。就在这时,前面山道上,几人正在走着。“马道友,你看,是鲁南他们。”一名筑基前期的修士道。他口中的马道友,正是刚才那名牢骚最盛的执役管事。分舵发放的俸禄,刚刚入门的炼气期弟子,虽然也少,但修炼上进和维持修为所耗不大,怎么也够用了,进入炼气中期,后期,才渐渐感觉捉襟见肘,想要晋升,更是难上加难。而升上筑基境界之后,眼界开阔,不再甘于终生沉沦,更加渴求大量修炼资粮和晋升门路,需要用到的钱财,更加不可以数倍而计。这每年一万二千枚灵玉的供奉,与下界散修相比都差不远,只不过是更加稳定一些而已,当然不会满足。鲁南也是一名与他地位相当的执役管事,掌管着另外的人马。不过马管事在过去几十年间,与这人矛盾不少,积下私怨,横竖看此人都是不顺眼。马管事眉头皱起,道:“他们竟然先来一步,快,我们赶上去。”修炼洞府先来先得,除了四名总管专用的四间密室,其他人都得轮流,这是规矩。几人看了看比自己先到一步的鲁南等人,也深觉有理,当下加快脚步,追了上去。
宝尊楼中,衮衮诸公,自然不会是浅薄无知,狂妄自大之辈。虽然众人性情不一,认知不同,但李晚这些年来表现,所获成就,大家看在眼里,心中都有数。若还有人认为他不值一提,那才是真正的愚不可及,连楼中同僚都看不起。因此宝尊楼里,能有信心与他并驾齐驱的人本就不多,更无人能够担保,一定战而胜之。仅有的风无痕,李坚,齐龄山,黄濑几人,也只自信各胜擅场,难分高下,并没有必胜的把握。不过李坚的提议,却是打开众人思路,让他们想到力克英仙殿的绝妙之法。没有错,李晚不易对付,就对付其他人。英仙殿如今赖以为重的,是它在从天器道的统治地位,而今,也该是时候,一剑倾心,正文 第177章 最幸福的女人由宝尊楼把它重新夺回了。李坚等<无><错> .S.人又商谈一番,决定从今开始,宣扬造势,促成此事。李坚等人此时还并不知道,李晚那边,也有了同样的想法。外人同样不得而知,但却看见,最近延山内外,关于两方势力渊源和矛盾的传闻多了起来。 历代以来,各种各样的矛盾与纷争。再到两方名师高手,神兵利器,各般比较。李晚和李坚两人,不约而同选择了从声势造起。这也是理所当然之事,他们想要促成赌斗,总不可能,到处嚷嚷着要与人较量一场,多半还是要蓄成声势,再来顺水推舟。转眼大半年时间过去,关于两方势力比较的风潮不仅没有消退。反而愈演愈烈。两方弟子同在延山任职执事,偶有相遇,冲突也多了起来。过去李晚御下有方,并不喜门人弟子嚣张,李坚那一方,宝尊楼众人也明白自己什么身份处境,根本不敢在这巨擘大能如云的延山洞天跋扈,甚至一度用夹起尾巴做人来形容都不为过,自然不会如此。但不知不觉中,两方的脾气都变大了。二百余年来的新仇旧恨,各种偏见,都有爆发的趋势。普通弟子当然不会察觉,带头的师兄,管事,多有推波助澜,他们只知,对方最近无来由地变得穿越者穿越了穿越者, 第三百二十一章 相见时难面目可憎起来,甚至一度得寸进尺。对自己欺负上头。 这里是英仙殿分舵所在,设立在辽阔的戈壁荒地附近。方圆万里除了分舵所在的山谷,是一个灵气微薄的次等福地,可供修士清修之外,其他地方都了无人烟。甚至寸草不生。分舵众人的主要职责,是维护大漠里面巨型法阵,供给殿里大型试验之用。不过几百年间。除了前长老殷昊等人曾经来过此地一次,在荒原试验一座天火熔炉之外,就再没有其他器道高手到来。由于地处偏僻,给养发送,都是按照每年一次,由仙舟法宝运送而来。很快又到一年一度给养运抵的时间,卢方原分舵的弟子执事们,纷纷发动起来,前来接船领取。“嘁,一年到头,也就万来灵玉,除了修炼用掉,就所剩无几。”“是啊,这地方鸟不拉屎,就连灵气品质,都是最低劣的,还老是被管事长老们霸占着……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才是个头?”“有什么办法,这穷乡僻壤的,本来就不是久留之地,还是想想办法调走为妙。”…“你这话说得轻巧,我们要有那门路和本事,早就调开了,还用得着一直留在这。”“可不是么,上次那龙师弟才来没三年功夫,就连立几功,升到延山仙城当管事去了。”“龙师弟,人家有个结丹大师爷爷,能和我们一般么?”“这定死了的,没办法呀,要命的是这地方,还没有什么油水可捞。我们又不像他,有个好出身,就算俸禄少也无妨。”好不容易才把今年的俸禄领了,一群驻留执事高兴之余,也免不了穿越者穿越了穿越者, 第六百一十三章 怅怀13埋怨和感慨。卢方原分舵这边环境恶劣,役事辛苦不说,还没有什么捞钱的门路,整日除了在外面吹风吃沙,就是回来谷里修炼发呆。若是靠着大山,或者妖魔出没之地,还有可能猎取一些宝材,采些野矿。但这里有什么?石头倒是一大把!真是惨得要命。延山仙城的巨擘大能们,自然不会把这些人的处境放在心上,座下的元婴修士们,也终日想着修炼上进,渡劫成道,只有结丹层次的修士,才会偶尔把目光投在这边。但上头一向懒得理会各方差异,大笔一挥,便把各级俸禄和各种补贴待遇定死,谁也没有办法。庙堂之上的大能高手们,只管各地分舵的修士,都有各自灵脉和赚钱门路,根本不考虑这边穷乡僻壤有什么宝矿出产和妖魔出没,赚不到足够修炼的资粮,就是自己没有本事。管事们倒是清楚这边什么状况,但也绝不可能冒着影响自己前程的危险,去为无关紧要的执事们说话。他们想的,多半还是太平无事。有可能说得上话的管事们装聋作哑,底下弟子们,怨气再重也没有用,这一边数着灵玉,一边牢骚满腹,抱怨不休的场景,可谓是卢方原分舵的一景了。这时,众人当中,一名修士压低声音道:“你们几个,小声一点,不见万总管就在那边检货?要是被听到,准得吃不了兜着走!”“谁怕他呀……那么远听得到么?”有人冷笑一声,但说话的声音,还是不由自主地低了下来。要说这卢方原分舵,虽然是穷乡僻壤一处,但上下修士和组织架构,还是非常完备,可谓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这里的平常事务,都是由坐镇此间的各派修士共同掌管。李晚入主英仙殿后,派来一名筑基后期修为的古姓弟子任职总管,统领此间大小事务。林瑞等人原本的门人,数代更替之后,留下一位林姓弟子,任职副总管,兼任巡卫管事。李坚等人入盟之后,按照惯例,也派遣了两名筑基弟子兼任副总管和管事长老,分别姓辛,姓万,各有职守。各方在这小小的分舵,势力分布和各自权柄也体现得淋漓尽致。平素古总管掌权,乃是名正言顺的最高权位者,但因修为接近圆满,除了正常的事务之外,大部分心血精力都放在自己修炼上。林管事则与古总管交好,因为他们两人上头的李晚和林瑞,是极其亲近的盟友关系,共同执掌殿中大权。辛总管和万总管,则是因为来自宝尊楼的缘故,被古、林两人排斥。两方延续了庙堂之上的争斗,在这里为了有限的劣质灵脉和低廉俸禄,经常明争暗斗。这帮人是林总管麾下的人马,领取万余俸禄的那位,更是一位执役管事,自然知道此间派系争斗,对对方的头目,并无多少敬畏之心。不过几人当中,修为最高才筑基前期,而万总管却是结丹后期高手,又有镇守此间的大权,若是被他抓住把柄,说不得便要吃亏,他们还是非常注意保护自己。很快,这几人便离开了堂口,往谷中修炼洞府走去。虽然品相低劣,但次等福地也是福地,这座谷中,还是有一座修炼洞府可供众人轮流使用。联盟曾派天工长老来此开渠穿越者穿越了穿越者, 第三百五十九章 战云2引流,布设聚元大阵,把低劣稀薄的灵气利用起来,形成数口灵井,分别置于其中几个修炼密室。由于人多,而且灵气稀薄,众人也只能够通过交纳灵玉,排队轮候。尽管如此,每次使用这边洞府和修炼密室,还是比直接使用灵玉节省数成。久留此地的修士,大多都恨不得一枚灵玉掰成两半来使,自然不会错过这般机会。就在这时,前面山道上,几人正在走着。“马道友,你看,是鲁南他们。”一名筑基前期的修士道。他口中的马道友,正是刚才那名牢骚最盛的执役管事。分舵发放的俸禄,刚刚入门的炼气期弟子,虽然也少,但修炼上进和维持修为所耗不大,怎么也够用了,进入炼气中期,后期,才渐渐感觉捉襟见肘,想要晋升,更是难上加难。而升上筑基境界之后,眼界开阔,不再甘于终生沉沦,更加渴求大量修炼资粮和晋升门路,需要用到的钱财,更加不可以数倍而计。这每年一万二千枚灵玉的供奉,与下界散修相比都差不远,只不过是更加稳定一些而已,当然不会满足。鲁南也是一名与他地位相当的执役管事,掌管着另外的人马。不过马管事在过去几十年间,与这人矛盾不少,积下私怨,横竖看此人都是不顺眼。马管事眉头皱起,道:“他们竟然先来一步,快,我们赶上去。”修炼洞府先来先得,除了四名总管专用的四间密室,其他人都得轮流,这是规矩。几人看了看比自己先到一步的鲁南等人,也深觉有理,当下加快脚步,追了上去。
相关的主题文章:

  
   大器宗,正文 第一千二百零一章 新法融炼
  
   大器宗, 第五十二章 万宝墟会
  
   大器宗, 第十四章 忍无可忍
  
   大器宗, 第
  
   大器宗,正文 第一千一百三十八章 器道根基
  
   大器宗, 第四十五章 发难
  
   大器宗, 第三十八章 筑基丹到手
  
   大器宗,正文 第一千四百九十二章 器殿大军的覆灭(上)
  
   大器宗, 第二十五章 大小姐
  
   大器宗,正文 第一千五百九十五章 末法绝域
  
   大器宗, 第三十四章 危机
  
   大器宗, 第四十五章 发难
  
   大器宗, 第
  
   大器宗, 第二十六章 应募炼器师
  
   大器宗, 第二十九章 震惊和误会
  
   大器宗,正文 第一千二百三十一章 消失的镇关者
  
   大器宗, 第三十七章 邀约
  
   大器宗,正文 第一千零三十九章 进入仙府
  
   大器宗,正文 第一千一百一十二章 上殿众议(上)
  
   大器宗,正文 第一千二百九十二章 布局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SF999发布网 ( 京ICP备12042342号-2

GMT+8, 2018-10-23 05:21 , Processed in 0.209091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网页游戏平台 X3.2

© 2001-2013 游戏辅助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