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17173game

查看: 431|回复: 0

大器宗,正文 第一千一百一十三章 上殿众议(下)

[复制链接]

188

主题

188

帖子

568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568
发表于 2015-12-3 19:32:4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大器宗,正文 第一千一百一十三章 上殿众议(下)
这人正是曾经献宝有功,帮助李晚炼成青蚨母子钱的原玉蟾宫外院弟子刘秉。此时过去一百三十余年,毫不起眼的庸碌凡人,也因得到大量修炼资粮而成长起来,如今已经成就结丹后期。在这时候,他勤勉踏实,心思缜密而又不失机敏的好处显露,竟在器道一途,有了长足的进步,短短百余年,便达到了能够独力炼制珍品宝器的地步。作为资质平庸之辈,这等成就,已经足以自傲了,将来前程,也比预料之外的远大。李晚对其多有赏识,便是在这等大能聚议的场合,也常常带着随身服侍,以锻炼其心性能力,看看是否能够拔擢晋升。刘秉听到李晚下令,当即站了出来,道:“各位前辈,此事缘起于韩前辈委托本盟袁供奉,炼制上品道器九曲魔刀……”刘秉口齿清晰,叙事简练,不一会儿,就把此事的来龙去脉介绍了个清清楚楚,包括韩家老祖的追偿要求和袁正的减免请求都摆在众人面前。说完之后,他施了一礼,迅速退回到之前站立的角落。他出色地完成了自己的使命,但此刻,殿中众道境修士,都陷于沉思,并没有人注意到他。此事的前因后果,{果然与他们打探的相差无几,不可调和的矛盾便是,韩家老祖想要从延山这边得到许多,而延山并不是太乐意付出如此代价。至于袁正,他自己没有本事担负起这赔偿,哪怕变卖灵峰,攫夺老本,也未必能够。真要到这一步,几乎便等于彻底将其废黜,整个人都彻底无用了。“不知各位道友,对此事有何看法?”李晚朗声问道。殿中一片沉默。这时候不沉默不行。本来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多说一两句,便有可能沾上,谁愿看到?正所谓,不在其位,不谋其政,他们也不愿意多管闲事。“都没有人来说说看吗?没有的话,那就我来好了。”众人闻言,并不奇怪。李晚是英仙殿器道首座,对此事,本就负有过问之责,切实解决,也在他职责之内。就是不知道,他究竟意欲为何。“李某倒是觉得,袁道友此番所为,并无过错,只是时运不济。不幸蒙难而已,我们身为其同僚,理应施出援手,帮助其渡过难关。正所谓。一方有难,八方支援,再大的事情,也可以化解。”静。一片安静。所有人听到李晚这一番话。都是愕然无语。谁也没有想到,本来就对袁正并不待见的李晚,竟然会说出这么一番话来。其实此前。李晚对待袁正等人,虽然谈不上处处针对,但也可以说是不假辞色了。一旦抓住其错处,不落井下石,就算他心善了,竟然连疾言厉色,严肃批评都不见,反而还为他说话?并无过错,这是对袁正遭遇的定性,时运不济,也将未归布建大型法阵,损毁灵脉之事,轻轻带过,不但如此,他还号召大家施以援手,帮助袁正度过难关。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片刻之后,殿中响起一阵轻微的声响,是各人衣袍摆动,或者手脚与桌椅摩擦所生。各方目光相投,私下里传音议论起来,繁杂的气机充盈殿中。“李道友,袁道友此番,只怕不是时运不济那么简单吧?”李坚眼睛眯起,瞳中闪过一抹精光。“哦?你有什么指教,不如你来说说看,究竟该如何定性?”李晚淡然道。“这个……”李坚顿时哑然。他当然能够听出李晚话里的意思。李晚要他来说,就是要他背负起给此事定性,着手解决的责任,说不得,最后赔偿和惩处袁正之事,都得落到他的头上了。“李道友,你可千万不要上他恶当,袁正一人不要紧,但大家可都在看着呢。”齐龄山急忙传音道。“我当然知道,李晚想要我做这个恶人,你放心,我在这里,是绝不会说袁正一句坏话的,此事本也与我们无关,他要怎么处置,就由得他去!”李坚回应道。其实李坚对袁正,早已经是持可有可无态度,就算落井下石踩上几脚也无妨。反正,袁正也没有本事翻身,更不可能报复。但事关众人感观,落井下石,可是要败人品的,若是袁正招惹了他,要以此为立威手段,不妨踩得狠绝一些,以震慑他人,但此刻这么做,只会得个刻薄寡恩的名声。这并不是什么好名声,也不利于今后贤良来投,会寒人心的。于是,李坚苦笑一声,微微拱手,立刻便就闭嘴不言。为了不给李晚捉住机会,他甚至还垂下头去,连目光接触都不肯。浑身破绽就是没有破绽,这等态势,换成谁来,也不好强行要他表态了。李晚面上露出一丝似笑非笑的奇怪表情,但只是一闪而过,就连一直关注着他的殿中执事,也只以为是错觉。“还有没有道友想说什么?没有的话,就都听我说。”李晚继续道。“李道友乃是本殿首座,还是由您裁定吧,大家都听着呢。”智山道人呵呵笑道。他最近受了李晚不小恩惠,接取到的炼器委托都油水颇丰,宝材供应也足,出来附和,正是投桃报李。卢书等人也附和,一派应者如云的场景。“那好,我就说说,如何处置此事为好。”李晚压了压手,继续说道。“此前韩道友已经和我商定,赔偿数额不可减免,这是诚信之道,我也不打算违背,既然如此,也只好全额赔付了。好在韩道友宽宏,允许以各种等价之物交接。”众人听到这里,心中迅速盘算一下,发现就算允许以各种等价之物交接,也不是那么容易付清。等闲修士无法炼制珍品道器,同等价值的宝材,需得炼制多件上品道器,才能赚回来。或许袁正可以从延山得到平价宝材,但他手底已经无人,极难应付繁杂琐事,更不用说,交足联盟供纳和应付其他开支。这是要入不敷出,很快就得赔个精光。“李道友,请恕我直言,就算能够以各种等价之物交接,袁道友手头上,怕是也没有,难道还有别的什么办法,能够补足?”智山道人疑惑道。他与李晚同声同气,并不怕搭上一句话,就被李晚坑害。他这一问,可谓是道出了众人心声。众人也好奇观望。“季道友言之有理,所以我的打算,是用其他办法补足。”李晚道。“李道友,难道,你想要动用公帑?”李坚听到这里,心中一惊,震惊说道。不怪他如此失态,竟然连刚才的教训也忘记,是因为他突然想起一法,有可能解决此事。那就是,假公济私,用公帑开支,许以恩义。明着是同情道友,接济困难,暗地里,却是利用公帑之物邀买人心,得到袁正投诚。虽然袁正已经没有什么大的价值,但作为普通客卿投靠,还是值当的,只要拉拢收买的代价低,这就并无不可。之前他们不愿动用宝尊楼的宝库帮他,就是觉得并不值得,但李晚手中的公帑不同,那是联盟之物,公家持有。众人听到李坚的话,不禁也一阵哗然。如果李晚当真如此,那……那还真拿他没有办法!修真联盟不是世俗官府,这里也没有什么条条框框,修为实力,各自权柄,就是规矩。英仙殿的西库,就在他手中掌管,一心要假公济私,别人又能奈他何?李坚等人,甚至连查看公帑出入的资格都没有,因为事涉联盟机密,只有他也拥有了长老名位,才勉强能有资格。这还要看他是否能够在长老会中立足,拉得方铭等人支持。但方铭等人,手中同样掌有泷仙殿公帑,未必愿意以此为由对付李晚,因为李晚也同样可以提出查验他手中账目。这是两败俱伤。所以大家默认的规矩是,各掌各库,井水不犯河水。唯一能治的,恐怕就是殿中的人心了,虽然此时与众人干系不大,但多少也可说,是慷他人之慨,成自己之私,哪怕李晚再强势,别人也难免怨言。“公帑之物,贵重非凡,都是要用在实处的,还请三思。”李坚别有用心道。“是啊李道友,一旦开了这个先例,以后大家炼器失败,是不是也可以找您?”齐龄山更是直接。他也顾不得刚才劝说李坚不要答话了。“动用公帑的话,确实不妥。”“袁正何德何能……”“他的私事,不该如此,要动,也是盟里总库与我们西库分担,再由他本人付出大半。”众人此前都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但事涉公帑,与自己切身利益相关,却都坐不住了,哪怕明知,这里面的财物未必能够落到自己头上,但动用它去帮袁正,还是并不乐意。一番下来,竟然有大半表示反对。李晚无奈道:“都安静,听我说完!谁说我要动用公帑了,我会以自己解囊相助,不必大家操心!”(未完待续……)
这人正是曾经献宝有功,帮助李晚炼成青蚨母子钱的原玉蟾宫外院弟子刘秉。此时过去一百三十余年,毫不起眼的庸碌凡人,也因得到大量修炼资粮而成长起来天蕴仙缘,正文 第107章 初遇魔修(中),如今已经成就结丹后期。在这时候,他勤勉踏实,心思缜密而又不失机敏的好处显露,竟在器道一途,有了长足的进步,短短百余年,便达到了能够独力炼制珍品宝器的地步。作为资质平庸之辈,这等成就,已经足以自傲了,将来前程,也比预料之外的远大。李晚对其多有赏识,便是在这等大能聚议的场合,也常常带着随身服侍,以锻炼其心性能力,看看是否能够拔擢晋升。刘秉听到李晚下令,当即站了出来,道:“各位前辈,此事缘起于韩前辈委托本盟袁供奉,炼制上品道器九曲魔刀……”刘秉口齿清晰,叙事简练,不一会儿,就把此事的来龙去脉介绍了个清清楚楚,包括韩家老祖的追偿要求和袁正的减免请求都摆在众人面前。说完之后,他施了一礼,迅速退回到之前站立的角落。他出色地完成了自己的使命,但此刻,殿中众道境修士,都陷于沉思,并没有人注意到他。此事的前因后果,{果然与他们打探的相差无几,不可调和的矛盾便是,韩家老祖想要从延山这边得到许多,而延山并不是太乐意付出如此代价。至于袁正,他自己没有本事担负起这赔偿,哪怕变卖灵峰,攫夺老本,也未必能够。真要到这一步,几乎便等于彻底将其废黜,整个人都彻底无用了。“不知各位道友,对此事有何看法?”李晚朗声问道。殿中一片沉默。这时候不沉默不行。本来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多说一两句,便有可能沾上,谁愿看到?正所谓,不在其位,不谋其政,他们也不愿意多管闲事。“都没有人来说说看吗?没有的话,那就我来好了。”众人闻言,并不奇怪。李晚是英仙殿器道首座,对此事,本就负有过问之责,切实解决,也在他职责之内。就是不知道,他究竟意欲为何。“李某倒是觉得,袁道友此番所为,并无过错,只是时运不济。不幸蒙难而已,我们身为其同僚,理应施出援手,帮助其渡过难关。正所谓。一方有难,八方支援,再大的事情,也可以化解。”静。一片安静。所有人听到李晚这一番话。都是愕然无语。谁也没有想到,本来就对袁正并不待见的李晚,竟然会说出这么一番话来。其实此前。李晚对待袁正等人,虽然谈不上处处针对,但也可以说是不假辞色了。一旦抓住其错处,不落井下石,就算他心善了,竟然连疾言厉色,严肃批评都不见,反而还为他说话?并无过错,这是对袁正遭遇的定性,时运不济,也将未归布建大型法阵,损毁灵脉之事,轻轻带过,不但如此,他还号召大家施以援手,帮助袁正度过难关。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片刻之后,殿中响起一阵轻微的声响,是各人衣袍摆动,或者手脚与桌椅摩擦所生。各方目光相投,私下里传音议论起来,繁杂的气机充盈殿中。“李道友,袁道友此番,只怕不是时运不济那么简单吧?”李坚眼睛眯起,瞳中闪过一抹精光。“哦?你有什么指教,不如你来说说看,究竟该如何定性?”李晚淡然穿越者穿越了穿越者, 第667章 出援12道。“这个……”李坚顿时哑然。他当然能够听出李晚话里的意思。李晚要他来说,就是要他背负起给此事定性,着手解决的责任,说不得,最后赔偿和惩处袁仙玉尘缘,仙玉尘缘目录 第一千四百七十一章 配合默契正之事,都得落到他的头上了。“李道友,你可千万不要上他恶当,袁正一人不要紧,但大家可都在看着呢。”齐龄山急忙传音道。“我当然知道,李晚想要我做这个恶人,你放心,我在这里,是绝不会说袁正一句坏话的,此事本也与我们无关,他要怎么处置,就由得他去!”李坚回应道。其实李坚对袁正,早已经是持可有可无态度,就算落井下石踩上几脚也无妨。反正,袁正也没有本事翻身,更不可能报复。但事关众人感观,落井下石,可是要败人品的,若是袁正招惹了他,要以此为立威手段,不妨踩得狠绝一些,以震慑他人,但此刻这么做,只会得个刻薄寡恩的名声。这并不是什么好名声,也不利于今后贤良来投,会寒人心的。于是,李坚苦笑一声,微微拱手,立刻便就闭嘴不言。为了不给李晚捉住机会,他甚至还垂下头去,连目光接触都不肯。浑身破绽就是没有破绽,这等态势,换成谁来,也不好强行要他表态了。李晚面上露出一丝似笑非笑的奇怪表情,但只是一闪而过,就连一直关注着他的殿中执事,也只以为是错觉。“还有没有道友想说什么?没有的话,就都听我说。”李晚继续道。“李道友乃是本殿首座,还是由您裁定吧,大家都听着呢。”智山道人呵呵笑道。他最近受了李晚不小恩惠,接取到的炼器委托都油水颇丰,宝材供应也足,出来附和,正是投桃报李。卢书等人也附和,一派应者如云的场景。“那好,我就说说,如何处置此事为好。”李晚压了压手,继续说道。“此前韩道友已经和我商定,赔偿数额不可减免流氓艳遇记,正文 1636章 我是军人,这是诚信之道,我也不打算违背,既然如此,也只好全额赔付了。好在韩道友宽宏,允许以各种等价之物交接。”众人听到这里,心中迅速盘算一下,发现就算允许以各种等价之物交接,也不是那么容易付清。等闲修士无法炼制珍品道器,同等价值的宝材,需得炼制多件上品道器,才能赚回来。或许袁正可以从延山得到平价宝材,但他手底已经无人,极难应付繁杂琐事,更不用说,交足联盟供纳和应付其他开支。这是要入不敷出,很快就得赔个精光。“李道友,请恕我直言,就算能够以各种等价之物交接,袁道友手头上,怕是也没有,难道还有别的什么办法,能够补足?”智山道人疑惑道。他与李晚同声同气,并不怕搭上一句话,就被李晚坑害。他这一问,可谓是道出了众人心声。众人也好奇观望。“季道友言之有理,所以我的打算,是用其他办法补足。”李晚道。“李道友,难道,你想要动用公帑?”李坚听到这里,心中一惊,震惊说道。不怪他如此失态,竟然连刚才的教训也忘记,是因为他突然想起一法,有可能解决此事。那就是,假公济私,用公帑开支,许以恩义。明着是同情道友,接济困难,暗地里,却是利用公帑之物邀买人心,得到袁正投诚。虽然袁正已经没有什么大的价值,但作为普通客卿投靠,还是值当的,只要拉拢收买的代价低,这就并无不可。之前他们不愿动用宝尊楼的宝库帮他,就是觉得并不值得,但李晚手中的公帑不同,那是联盟之物,公家持有。众人听到李坚的话,不禁也一阵哗然。如果李晚当真如此,那……那还真拿他没有办法!修真联盟不是世俗官府,这里也没有什么条条框框,修为实力,各自权柄,就是规矩。英仙殿的西库,就在他手中掌管,一心要假公济私,别人又能奈他何?李坚等人,甚至连查看公帑出入的资格都没有,因为事涉联盟机密,只有他也拥有了长老名位,才勉强能有资格。这还要看他是否能够在长老会中立足,拉得方铭等人支持。但方铭等人,手中同样掌有泷仙殿公帑,未必愿意以此为由对付李晚,因为李晚也同样可以提出查验他手中账目。这是两败俱伤。所以大家默认的规矩是,各掌各库,井水不犯河水。唯一能治的,恐怕就是殿中的人心了,虽然此时与众人干系不大,但多少也可说,是慷他人之慨,成自己之私,哪怕李晚再强势,别人也难免怨言。“公帑之物,贵重非凡,都是要用在实处的,还请三思。”李坚别有用心道。“是啊李道友,一旦开了这个先例,以后大家炼器失败,是不是也可以找您?”齐龄山更是直接。他也顾不得刚才劝说李坚不要答话了。“动用公帑的话,确实不妥。”“袁正何德何能……”“他的私事,不该如此,要动,也是盟里总库与我们西库分担,再由他本人付出大半。”众人此前都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但事涉公帑,与自己切身利益相关,却都坐不住了,哪怕明知,这里面的财物未必能够落到自己头上,但动用它去帮袁正,还是并不乐意。一番下来,竟然有大半表示反对。李晚无奈道:“都安静,听我说完!谁说我要动用公帑了,我会以自己解囊相助,不必大家操心!”(未完待续……)
相关的主题文章:

  
   大器宗, 第三十七章 邀约
  
   大器宗,正文 第一千四百四十二章 战舰!战舰!
  
   大器宗, 第三十一章 暴利
  
   大器宗,正文 第一千三百一十六章 先天造化术
  
   大器宗, 第四十章 十重宝气
  
   大器宗, 第二十七章 宗主秘传
  
   大器宗,正文 第一千一百九十三章 七剑的命门
  
   大器宗,正文 第一千一百二十章 冲突
  
   大器宗, 第三十四章 危机
  
   大器宗,正文 第一千二百八十二章 虚日魔眼
  
   大器宗,正
  
   大器宗, 第三十九章 规矩
  
   大器宗,正文 第一千五百三十六章 参研奥秘
  
   大器宗, 第四十九章 真器
  
   大器宗, 第二十一章 修为大涨
  
   大器宗, 第二十二章 清凝露
  
   大器宗, 第三十章 以器入道
  
   大器宗, 第二十七章 宗主秘传
  
   大器宗,正文 第一千一百九十章 一触即发
  
   大器宗, 第三十五章 修为再涨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SF999发布网 ( 京ICP备12042342号-2

GMT+8, 2018-10-23 05:33 , Processed in 0.207594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网页游戏平台 X3.2

© 2001-2013 游戏辅助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