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17173game

查看: 468|回复: 0

仙路春秋, 第一千一十六章 你们走吧

[复制链接]

38

主题

38

帖子

126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26
发表于 2015-12-3 19:32:1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仙路春秋, 第一千一十六章 你们走吧
大西山脉的东麓,寒风呼啸!一处人迹罕至的雪谷之中,积雪皑皑,将高大的树木,都裹成了白白胖胖的一团,只隐约露出几块黑色的树皮。表面看去,见不到任何异常,但冰雪覆盖的环形山壁上,其实已经被开凿出了一个个洞穴,叶白一行人,正在其中恢复疗伤。天尘部一战,可说惨烈之极,魂族不论,人族这边海狂澜,郭白云重伤,沉浮道人断了一只臂膊,叶白和楼观澜也受了不轻的伤。其他六个元婴初期的修士,被鬼鹿杀了四个,如今只剩刘高和玄元道人,若非他们见势的快,远远跑开了,只怕也早已死了。不过也正是因为他们跑的快,导致金丹修士们被鬼鹿屠杀了三四十个,元婴后期,对上金丹期的修士,真的不用费什么力。再加上死在魂族围攻,或者自爆下的金丹修士,这一战打下来,三百人已经只剩两百三十五人。即使是活下来的,也基本个个带伤,不少伤的极重,恐怕回天无力,一干修士们,被杀的失了胆气,生了退意,其实也算人之常情。去雪谷的路上,气氛沉默如死,个个神色凝重而又复杂,只是一场惨胜,就令他们变成这副样子,若是失败了,叶白简单不敢想像。毕竟是乌合之众啊!当沸腾的热血冷却,当贪婪和杀欲得到满足,当死亡如影随形,又有几个人,能够坚持到最后?……“如何?”不大的雪洞中,光线黯淡。但对于修士来说,倒也无所谓。沉浮道人见叶白翻完最后一张玉简,立刻问出声来,语气有些着急。他的身后,三道人影。两个盘膝,一个横躺。郭白云已经清醒过来,可以自行打坐,他的伤势,还没有彻底稳定下来,断裂的经脉也需要重续。光是这一点,就不是几个月时间可以完成的。小地主虽然是盘膝,但却在皱眉思索,对他来说,解开鬼黄玉的禁制,恢复被封的元神法力。显然才是当务之急。海狂澜依旧在昏迷状态中,他的情况,十分不妙,身体虚弱到了极点,肌肤古怪的扭曲着,仿佛有无数小蛇在肌肤下游动,令人毛骨悚然。事实上。他的精血法力,每一分一秒都在被那种黑色长发怪物啃噬着,叶白和沉浮道人也仅能将这种啃噬速度,镇压到所能镇压的极限,但除非将黑色长发怪物逼出来或者灭杀,否则这种肯噬,将永不停止,直到海狂澜死去。听到沉浮道人的话,叶白抬起头来,眉头紧锁道:“人间张狂客的玉简中。关于此物的记载极少,我仅能推断出,该是一种叫做逐流兽的古怪生灵,除此之外,我找不到任何其他信息。更不要谈解开的方法了。”沉浮道人闻言,幽幽叹息了一声,不知该如何是好!此老是个治疗风湿病古道热肠的性子,对叶白,海狂澜,郭白云这三个年轻一辈的天才修士,极有好感,不希望他们中的任何一个出现意外。“叶白,送海大少回玉京城吧,那里高手众多,见识也比我们广阔的多,说不定能够找到方法。”郭白云突然道了一声,他的声音异常虚弱。叶白想了想,便点头道:“好,白云兄,你也和狂澜兄一起回玉京城养伤吧。”郭白云笑道:“我就不用回去了,比起海大少这个家伙,我的伤只算轻的,给我一段时间,便可痊愈!”“不!”叶白直接拒绝道:“短时间里,你都休想和人动手,这里并不安全,你还是回去里,暂时不会有任何行动,在玉京城里,你的伤好的也快一些。”郭白云想了想,不再坚持。叶白自己的元神法力,也已经到了低谷,其他修士个个带伤,短时间里,就算想做点什么,都是不可能的。郭白云张开嘴巴,不知还要说什么,叶白目中精芒一闪,突然望向冰雪覆盖的洞门的方向。“叶道兄,我等有事求见!”声音苍老,沉重,似乎带着说不出的心事。几人闻言,面面相觑了一眼,均都知道,自己最不想看到的那个局面,终于要来了。叶白微一沉吟,大步走出洞外,步履仍是那样坚定,看不出一点虚浮与摇摆。……雪谷之中,一百多道人影,已经屹立在虚空里,个个神色复杂,领头的正是两个元婴初期的修士刘高和玄元道人。仍旧不断有修士察觉到异常,从自己的雪洞中走了出来,满眼疑惑的看着之前出来的一百多人,目光闪烁了几下之后,面色立刻阴沉了下来,目光鄙夷的看着他们。没一会的功夫,除了郭白云,海狂澜,沉浮道人,小地主之外,其他活着的修士,大半走了出来,只有一些重伤的,仍在养伤。谷中寂静无声。叶白站在雪洞边上,扫了众人一圈,目光最后落在刘高与玄元道人身上,淡淡道:“你们有什么事?”二人闻言,面面相觑,均都露出尴尬之色,沉默了片刻之后,才由刘高道:“道兄,我等实力低微,又受了不轻的伤,想向你辞行,回去疗伤修炼了!”此言一出,立刻招来了最后出来的修士们的怒目相视,一个性子暴躁的粗犷汉子立刻大声喝道:“岂有此理,你们这些家伙,在雪原上抢掠够了,便打算跑了吗?”“只是惨胜了一场,就把你们的胆子吓破了吗?难道你们以为,魂族都是土鸡瓦狗,不做半点反抗,任由你们屠戮才敢继续下去吗?”这一次,说话的是清虚道人。一副慷慨激昂模样。……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纷纷怒斥,仙路春秋, 第一千三百四十四章 葵花之谋。一些面皮稍薄的修士,眼中闪过羞惭之色,垂下头颅。倒是刘高。似乎已经铁了心,面上没有半点波澜,身上气息一涨,看着说话的众人,眉头一挑,愤懑道:“老夫杀的魂族比你们少吗?老夫受的伤比你们轻吗?难道一定要我们死在雪原上。才肯罢休?只是一个魂族大部就死了这么多人,以后怎么打古澜部?以我们这些人,又怎么打的赢?”喝斥的修士,听闻此言,均都一怔,说不出话来。不知如何反驳。叶白面无表情,冷冷看着众人从沉默到吵闹,又从吵闹到沉默,始终没有说一句话,但每一个修士的表情,均都被他收入眼底。仅靠这些人,终究是成不了事的!叶白心中暗叹。自己当初,实在是考虑的太简单太理想了!不过这也怪不得他,他或许是一个顶尖的修士,但未必就一定是个优秀的领袖,更何况面对的又是一群从无归属感的散修。刘高咆哮了那一大堆话成都看类风湿哪几个好后,似乎才意识到叶白就在旁边,眼角余光战战兢兢的瞥了他一眼,正好叶白冰冷的目光射来,直透他的灵魂深处一样,骇的他浑身一颤。“道兄。玄元无能,不过我真的不想死在雪原上,以我们的实力,若再遇到魂族大部,九死一生。望乞道兄准我离开!”玄元道人也终于开口,说话的声音里,带着浓浓的恳请之色,说完之后,此人取出两把长剑样的上品法宝,双手奉上,正是叶白曾经赐给他的。此人是个貌不惊人的中年男子,平素杀起魂族来,也算勇猛,但看到其他几个元婴初期修士相继被鬼鹿击杀,胆气丧尽,此刻眼中,一片灰暗。“望乞道兄准我离开!”“望乞前辈准我离开!”玄元道人开口之后,众人纷纷哀求起来,不少修士,也取出了叶白赐下的法宝。很显然,就算他们生了退意,也不敢明着和叶白撕破脸,叶白的杀戮凶名,绝非凭空得来,若他们偷偷摸摸逃跑了,恐怕下场不堪设想。众人的目光,一起落在叶白身上。叶白目光冷峻,气息忽明忽暗,如同一头深海下的潜龙,静静蛰伏。众修从他的目光里,感觉到无形的杀意和浓重的威压,骇的大气也不敢喘上一口。……“你们走吧!”许久之后,叶白沉着嗓子道了一句,声音里听不出半点喜怒哀乐,甚至连对众人的失望也没有,只有冰凉的冷漠!对于这样一群乌合之众来说,再多奢求与指望,实在显得有些可笑。众修默然。叶白又道:“若你们杀够了一千个魂族,就把我送你们的法宝带走吧,那是我答应你们的,若是不够,就把法宝留下,自己算算吧!”说完之后,叶白看也不看成都看类风湿那个知名结果,直接转身,走入洞中。刘高等人,面面相觑。片刻之后,有修士留下法宝离开,有修士带着法宝离开。……回说叶白,进洞之后,立刻就看到郭白云三人的眼睛落在他的身上。“叶小子,我以为你要杀了他们的,至少会杀了那两个领头的元婴修士。”沉浮道人笑着打趣了一句。叶白苦涩一笑,仙路春秋, 第一千一百八十章 又走两个,不欲多解释,朝郭白云道:“来吧白云兄,我送你和狂澜兄回玉京城,他的伤不能耽搁了!”叶白神色严肃道。郭白云道:“不必麻烦你亲自跑一趟了,在外面留下来的人里,挑几个护送一下就行。”“不,我亲自送你们回去!”叶白目光坚定道:“我不希望,你们在路上出任何意外。”郭白云对叶白的性子也十分了解,知道他决定的事情,很少更改,终究点了点头,由他去了。叶白又望向小地主和沉浮道人道:“老师和前辈,又作何打算?”小地主淡淡道:“我在这里,等你回来!”此老语调,平静里带着笃定,似乎料定叶白绝不会放弃,一定会再次回来的。叶白微微点头,又看向沉浮道人。沉浮道人道:“老夫早已无处可去,既然说要把命卖给你,自然不会半路逃跑,我也在这里等你回来。”这一次,叶白却没有立刻点头,想了想道:“前辈,你还是回去吧,找个徒弟,为自己留下一脉传承吧。”沉浮道人闻言,哈哈一笑,直接摸出一只储物袋子扔给他道:“一个只是领悟了第一重法则的元婴后期修士,有什么可传承的,老夫的功法心得,都在里面了,叶小子,你若有空闲,就帮我找个人传下去吧,里面的东西,估计你也看不上,不过我从东大陆的一处密境里得来的那门晴空三打雷的元神密术,或许对你有些用处,你若想练就练吧!”叶白见此老连东西都准备好了,知道他心意已决,也不再多劝,点了点头。抱起海狂澜后,就与郭白云走出洞外。洞外满地的法宝,无人捡拾,仍有三四十个修士站着,见到叶白出来,一起向他看了过来。叶白张手摄来法宝。楼观澜走上前来,问道:“道兄,我等又当何去何从?”叶白扫了众人一眼,叹道:“若你们仍愿意追随我去剿灭魂族,就在这里等我回来,若是不愿意,就各自散了吧。”说完之后,叶白与郭白云御剑而去,留下众人各自沉思。寒风刺骨而来。
大西山脉的东麓,寒风呼啸!一处人迹罕至的雪谷之中,积雪皑皑,将高大的树木,都裹成了白白胖胖的一团,只隐约露出几块黑色的树皮。表面看去,见不到任何异常,但冰雪覆盖的环形山壁上,其实已经被开凿出了一个个洞穴,叶白一行人,正在其中恢复疗伤。天尘部一战,可说惨烈之极,魂族不论,人族这边海狂澜,郭白云重伤,沉浮道人断了一只臂膊,叶白和楼观澜也受了不轻的伤。其他六个元婴初期的修士,被鬼鹿杀了四个,如今只剩刘高和玄元道人,若非他们见势的快,远远跑开了,只怕也早已死了。不过也正是因为他们跑的快,导致金丹修士们被鬼鹿屠杀了三四十个,元婴后期,对上金丹期的修士,真的不用费什么力。再加上死在魂族围攻,或者自爆下的金丹修士,这一战打下来,三百人已经只剩抗日之浩然正气, 第一百三十四章 威胁武汉两百三十五人。即使是活下来的,也基本个个带伤,不少伤的极重,恐怕回天无力,一干修士们,被杀的失了胆气,生了退意,其实也算人之常情。去雪谷的路上,气氛沉默如死,个个神色凝重而又复杂,只是一场惨胜,就令他们变成这副样子,若是失败了,叶白简单不敢想像。毕竟是乌合之众啊!当沸腾的热血冷却,当贪婪和杀欲得到满足,当死亡如影随形,又有几个人,能够坚持到最后?……“如何?”不大的雪洞中,光线黯淡。但对于修士来说,倒也无所谓。沉浮道人见叶白翻完最后一张玉简,立刻问出声来,语气有些着急。他的身后,三道人影。两个盘膝,一个横躺。郭白云已经清醒过来,可以自行打坐,他的伤势,还没有彻底稳定下来,断裂的经脉也需要重续。光是这一点,就不是几个月时间可以完成的。小地主虽然是盘膝,但却在皱眉思索,对他来说,解开鬼黄玉的禁制,恢复被封的元神法力。显然才是当务之急。海狂澜依旧在昏迷状态中,他的情况,十分不妙,身体虚流氓艳遇记,正文 1097章 走投无路弱到了极点,肌肤古怪的扭曲着,仿佛有无数小蛇在肌肤下游动,令人毛骨悚然。事实上。他的精血法力,每一分一秒都在被那种黑色长发怪物啃噬着,叶白和沉浮道人也仅能将这种啃噬速度,镇压到所能镇压的极限,但除非将黑色长发怪物逼出来或者灭杀,否则这种肯噬,将永不停止,直到海狂澜死去。听到沉浮道人的话,叶白抬起头来,眉头紧锁道:“人间张狂客的玉简中。关于此物的记载极少,我仅能推断出,该是一种叫做逐流兽的古怪生灵,除此之外,我找不到任何其他信息。更不要谈解开的方法了。”沉浮道人闻言,幽幽叹息了一声,不知该如何是好!此老是个古道热肠的性子,对叶白,海狂澜,郭白云这三个年轻一辈的天才修士,极有好感,不希望他们中的任何一个出现意外。“叶白,送海大少回玉京城吧,那里高手众多,见识也比我们广阔的多,说不定能够找到方法。”郭白云突然道了一声,他的声音异常虚弱。叶白想了想,便点头道:“好,白云兄,你也和狂澜兄一起回玉京城养伤吧。”郭白云笑道:“我就不用回去了,比起海大少这个家伙,我的伤只算轻的,给我一段时间,便可痊愈!”“不!”叶白直接拒绝道:“短时间里,你都休想和人动手,这里并不安全,你还是回去里,暂时不会南京较有效治疗强直性脊柱炎医院有任何行动,在玉京城里,你的伤好的也快一些。”郭白云想了想,不再坚持。东京道士,东京道士目录 第二百七十五章 咖啡馆的员工叶白自己的元神法力,也已经到了低谷,其他修士个个带伤,短时间里,就算想做点什么,都是不可能的。郭白云张开嘴巴,不知还要说什么,叶白目中精芒一闪,突然望向冰雪覆盖的洞门的方向。“叶道兄,我等有事求见!”声音苍老,沉重,似乎带着说不出的心事。几人闻言,面面相觑了一眼,均都知道,自己最不想看到的那个局面,终于要来了。叶白微一沉吟,大步走出洞外,步履仍是那样坚定,看不出一点虚浮与摇摆。……雪谷之中,一百多道人影,已经屹立在虚空里,个个神色复杂,领头的正是两个元婴初期的修士刘高和玄元道人。仍旧不断有修士察觉到异常,从自己的雪洞中走了出来,满眼疑惑的看着之前出来的一百多人,目光闪烁了几下之后,面色立刻阴沉了下来,目光鄙夷的看着他们。没一会的功夫,除了郭白云,海狂澜,沉浮道人,小地主之外,其他活着的修士,大半走了出来,只有一些重伤的,仍在养伤。谷中寂静无声。叶白站在雪洞边上,扫了众人一圈,目光最后落在刘高与玄元道人身上,淡淡道:“你们有什么事?”二人闻言,面面相觑,均都露出尴尬之色,沉默了片刻之后,才由刘高道:“道兄,我等实力低微,又受了不轻的伤,想向你辞行,回去疗伤修炼了!”此言一仙玉尘缘,仙玉尘缘第一卷 第一千九十一章 崛起机会出,立刻招来了最后出来的修士们的怒目相视,一个性子暴躁的粗犷汉子立刻大声喝道:“岂有此理,你们这些家伙,在雪原上抢掠够了,便打算跑了吗?”“只是惨胜了一场,就把你们的胆子吓破了吗?难道你们以为,魂族都是土鸡瓦狗,不做半点反抗,任由你们屠戮才敢继续下去吗?”这一次,说话的是清虚道人。一副慷慨激昂模样。……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纷纷怒斥。一些面皮稍薄的修士,眼中闪过羞惭之色,垂下头颅。倒是刘高。似乎已经铁了心,面上没有半点波澜,身上气息一涨,看着说话的众人,眉头一挑,愤懑道:“老夫杀的魂族比你们少吗?老夫受的伤比你们轻吗?难道一定要我们死在雪原上。才肯罢休?只是一个魂族大部就死了这么多人,以后怎么打古澜部?以我们这些人,又怎么打的赢?”喝斥的修士,听闻此言,均都一怔,说不出话来。不知如何反驳。叶白面无表情,冷冷看着众人从沉默到吵闹,又从吵闹到沉默,始终没有说一句话,但每一个修士的表情,均都被他收入眼底。仅靠这些人,终究是成不了事的!叶白心中暗叹。自己当初,实在是考虑的太简单太理想了!不过这也怪不得他,他或许是一个顶尖的修士,但未必就一定是个优秀的领袖,更何况面对的又是一群从无归属感的散修。刘高咆哮了那一大堆话后,似乎才意识到叶白就在旁边,眼角余光战战兢兢的瞥了他一眼,正好叶白冰冷的目光射来,直透他的灵魂深处一样,骇的他浑身一颤。“道兄。玄元无能,不过我真的不想死在雪原上,以我们的实力,若再遇到魂族大部,九死一生。望乞道兄准我离开,仙路春秋, 两百四十六章 雨后重生!”玄元道人也终于开口,说话的声音里,带着浓浓的恳请之色,说完之后,此人取出两把长剑样的上品法宝,双手奉上,正是叶白曾经赐给他的。此人是个貌不惊人的中年男子,平素杀起魂族来,也算勇猛,但看到其他几个元婴初期修士相继被鬼鹿击杀,胆气丧尽,此刻眼中,一片灰暗。“望乞道兄准我离开!”“望乞前辈准我离开!”玄元道人开口之后,众人纷纷哀求起来,不少修士,也取出了叶白赐下的法宝。很显然,就算他们生了退意,也不敢明着和叶白撕破脸,叶白的杀戮凶名,绝非凭空得来,若他们偷偷摸摸逃跑了,恐怕下场不堪设想。众人的目光,一起落在叶白身上。叶白目光冷峻,气息忽明忽暗,如同一头深海下的潜龙,静静蛰伏。众修从他的目光里,感觉到无形的杀意和浓重的威压,骇的大气也不敢喘上一口。……“你们走吧!”许久之后,叶白沉着嗓子道了一句,声音里听不出半点喜怒哀乐,甚至连对众人的失望也没有,只有冰凉的冷漠!对于这样一群乌合之众来说,再多奢求与指望,实痛风不能吃的食物在显得有些可笑。众修默然。叶白又道:“若你们杀够了一千个魂族,就把我送你们的法宝带走吧,那是我答应你们的,若是不够,就把法宝留下,自己算算吧!”说完之后,叶白看也不看结果,直接转身,走入洞中。刘高等人,面面相觑。片刻之后,有修士留下法宝离开,有修士带着法宝离开。……回说叶白,进洞之后,立刻就看到郭白云三人东京道士,东京道士目录 第三百一十一章 侦探社和咖啡馆的偶遇的眼睛落在他的身上。“叶小子,我以为你要杀了他们的,至少会杀了那两个领头的元婴修士。”沉浮道人笑着打趣了一句。叶白苦涩一笑,不欲多解释,朝郭白云道:“来吧白云兄,我送你和狂澜兄回玉京城,他的伤不能耽搁了!”叶白神色严肃道。郭白云道:“不必麻烦你亲自跑一趟了,在外面留下来的人里,挑几个护送一下就行。”“不,我亲自送你们回去!”叶白目光坚定道:“我不希望,你们在路上出任何意外。”郭白云对叶白的性子也十分了解,知道他决定的事情,很少更改,终究点了点头,由他去了。叶白又望向小地主和沉浮道人道:“老师和前辈,又作何打算?”小地主淡淡道:“我在这里,等你回来!”此老语调,平静里带着笃定,似乎料定叶白绝不会放弃,一定会再次回来的。叶白微微点头,又看向沉浮道人。沉浮道人道:“老夫早已无处可去,既然说要把命卖给你,自然不会半路逃跑,我也在这里等你回来。”这一次,叶白却没有立刻点头,想了想道:“前辈,你还是回去吧,找个徒弟,为自己留下一脉传承吧。”沉浮道人闻言,哈哈一笑,直接摸出一只储物袋子扔给他道:“一个只是领悟了第一重法则的元婴后期修士,有什么可传承的,老夫的功法心得,都在里面了,叶小子,你若有空闲,就帮我找个人传下去吧,里面的东西,估计你也看不上,不过我从东大陆的一处密境里得来的那门晴空三打雷的元神密术,或许对你有些用处,你若想练就练吧!”叶白见此老连东西都准备好了,知道他心意已决,也不再多劝,点了点头。抱起海狂澜后,就与郭白云走出洞外。洞外满地的法宝,无人捡拾,仍有三四十个修士站着,见到叶白出来,一起向他看了过来。叶白张手摄来法宝。楼观澜走上前来,问道:“道兄,我等又当何去何从?”叶白扫了众人一眼,叹道:“若你们仍愿意追随我去剿灭魂族,就在这里等我回来,若是不愿意,就各自散了吧。”说完之后,叶白与郭白云御剑而去,留下众人各自沉思。寒风刺骨而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SF999发布网 ( 京ICP备12042342号-2

GMT+8, 2018-12-14 13:35 , Processed in 0.187460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网页游戏平台 X3.2

© 2001-2013 游戏辅助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