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17173game

查看: 470|回复: 0

仙路春秋, 第一千一十九章 纷纷出山

[复制链接]

38

主题

38

帖子

126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26
发表于 2015-12-3 19:28: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仙路春秋, 第一千一十九章 纷纷出山
从玉京城,到成都看痛风哪家大万妖海,若是直线飞行,需要经过玉京城东北面的广阔山野和凡人国度,进入大沙漠,再进入如今荒无人烟的雪域佛国,最后翻过大东山脉,才能到达。距离可说不短,以叶白目前的速度,就算全力展开,起码也要飞上小半年之久。而在他赶往万妖海的途中,不少修士也在各有动静。……刘陨已经到达了苍天之原,可惜除了潜伏疗伤的小地主等人外,这里几乎已经没有半个人族,所以他也就没有收到玉京城那边的消息,只能像个孤魂野鬼一样,在雪原上浪荡,到处寻找叶白的踪迹。好在他的性子虽然粗野,但还不傻,远远看见魂族部落就跑开了,而魂族又被叶白杀的胆战心惊,极少外出,才没遇上什么大麻烦,否则就算他有着元婴初期的修为,又领悟了第一重雷霆法则,也早被魂族灭杀了。……湘都城主府,连夜雨在裘真闭关的镇海小楼外,默然肃立,脸色有些阴冷。他的身边,还有两人,一是沧浪峰一脉的二师兄,气质与连夜雨极为相似的冷风,一个是临水照花人一般,肤白似雪,明眸皓齿的裘落儿。也不知道连夜雨已经等了多久,大门始终没有开。裘落儿抓着连夜雨的手臂,声音粘粘腻腻道:“师兄,你又何必非要去掺和叶白的事情,老师已经和爹打过招呼了,不准我们插手的。”“不,师妹,我必须要走这一趟。”连夜雨面无表情。斩钉截铁道:“我相信月龙前辈听到叶白的所作所为之后,一定已经改变想法了,他不是在为自己的私仇战斗,他也没有牺牲任何人的性命,去为自己报私仇。他没有被仇恨冲昏头脑,他没有入魔发狂!”“可是你去了又能怎么样?就凭你们几个人,难道就能灭了魂族吗?”裘落儿急道。连夜雨狭长而又英俊的面孔上,露出一个别样男儿魅力的笑意,沉声道:“师妹,这个世界上。有些事情,是不能因为艰难,就不去做的。”裘落儿两瓣红唇郁闷的抿了抿,不知道该如何反驳。连夜雨又道:“海狂澜已经比我领先了一步,我岂能再输给他?那个家伙伤好之后,一定还会再去雪原的。这一次。我倒要和他比一比,谁杀的魂族更多。”二人当初与叶白一起下血色地渊,一路上不知打了多少场,连夜雨终究逊了一丝,输多胜少,心中极不服气,一直想着再较量一场。“就不许你去!”裘落儿以前最是迷恋连夜雨身上的杀伐冷冽的气质。二人相处的时间久了,反而越来越不喜他与人打打杀杀,成都风湿病医院那好闻言之后,反而耍起了赖皮,坚决不准他去,声音娇嗔到令人混身酥软。连夜雨丝毫不为所动,只是无奈的摇了摇头。就在此时,“吱呀”一声,房门终于被打开了。一头白发,雄烈如狮的裘真走了出来。出门之后,此老没好气的白了连夜雨一眼道:“你不用说的那么大声,我还没老到听不到。”连夜雨讪讪一笑,他刚才说的那些话,确实倒有大半是说给裘真听的。裘真说完之后。瞥了他一眼,轻声道:“那你就去吧,你可不要再输给海狂澜那个小子了。”“多谢老师成全!”连夜雨大喜的道了一声。“爹!”裘落儿不满的嗔了裘真一眼。裘真目中精光一闪,嘿嘿一笑道:“你想把一头凶猛的狼,养成一条温顺的狗吗?”三人脸色齐齐一黑,这个比喻,实在不怎么好听。……湘都西南方万里之遥的紫杉岛上,艳阳高照,温度炽烈。浪飞舟"chi luo"着古铜色的雄健上身,侧躺在一块礁石上,老神在在的吃完最后一条烤鱼后,拍拍屁股站了起来,一副惬意模样。“大师兄,你能把衣服穿起来吗?”声音娇柔中,又带着几分微微的愠意与无奈。说话的是个二十七八岁模样的女子,皮肤黝黑,手脚比一般女子细上不少,长相只算中上,但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却格外的灵动,不过此刻却带着些微的羞涩之意。浪飞舟哂道:“大热天的,当然要脱了衣服才凉快,若非岛上还有你们几个女子,我老早脱的光光的了。”女子脸色猛的一红,狠狠瞪了他一眼,修道之士,仙路春秋, 第一千一十八章 师徒终见,早已寒暑不侵,她就想不明白,自己这个元婴初期境界的大师兄,为何这么喜欢脱了衣服吹海风。女子甩出一张玉简道:“这是我从宁姐姐那里得到的消息,你的好朋友遇上麻烦了。”说完,嗖的一声,掠空而去。浪飞舟听的瞳孔微缩,看过玉简之后,眉宇之间,立刻沉了下来。思索了片刻之后,浪飞舟一把捏碎手里的玉简,取出一件衣服穿上,向着岛中心的紫杉浓密处而去。过不多时,就进了一个小谷,谷中几间木屋,绿箩缠绕,简单而又别致。浪飞舟走到其中一间木屋前,轻轻扣了扣门。过了许久,门上禁制才散去,门后传来一声苍老的声音道:“小浪,何事打扰我?”浪飞舟挠了挠脑袋,轻声道:“老头子,我要出一趟门,恐怕小命难保,你还有什么压箱底的宝贝,给我来个十头八件!”“哪来什么压箱底的宝贝,早就被你以前的师兄师姐掏空了!”门中修士的声音,有些气急败坏的喝道。不必多说,门中修士正是紫杉岛主,“飞鱼真人”宋千秋,自从在碧岚山自废了一个小境界的修为,又得到了进阶离尘的秘密之后,此老回了紫杉岛,就立刻闭关修炼,不问外事。“怎么会没有的?你以前说过,有几样好东西,等我修为够了,便传给我的,你打算藏到什么时候?”浪飞舟不满的嘟囔道。“没有便是没有,何来这么多废话!”宋千秋冷冷喝了一声。“小气鬼!”浪飞舟不屑的道了一句,却也无可奈何,自己这个老师,向来古古怪怪,他说没有,不代表真的没有,但一定是不会给的。浪飞舟转身走向谷外,才走了几步,身后又传来宋千秋的声音道:“既然知道小命难保,为什么还要去?”声音已经温和了不少。浪飞舟闻言,目中精光一闪,停下脚步,笑了笑道:“如果这个修真界里,全是无情无义,自私自利,阴险狡诈的修士,那也没有什么意思,总有几个人,是要和别人不一样的。”身后没有声音传来。浪飞舟再次向前走去。门后木屋的大门,缓缓打开。一个储物袋子从门中飞出,直射浪飞舟而来。“老夫珍藏的宝贝,你可不要给我弄丢了,若是把命丢了,记得托梦给我,我还要去找回来,传给小十八的。”宋千秋的声音里,带着几分严厉。浪飞舟大喜接过,看了一眼之后,身躯一颤,眼中射出不可思议之色。“老家伙,竟然真的藏着好宝贝!”浪飞舟哈哈一笑,转过身来,行了一礼道:“放心,就算我的死了,也会有人将这件法宝送回来的!”宋千秋冷哼了一声,房门关闭。浪飞舟掠向岛西,远远见到两个女修在切磋法术,大声喝道:“十八妹,我出门一趟,岛上就交给你了,不要让人去打扰了老头子闭关。”……紫杉岛南方的万里之外,一道长相平凡,却目若星辰的身影,飘出了醍醐寺,袍带当风,气质出尘。寺中东首,高高的钟楼上,“战僧”龙树远远看着那道身影,目光阴沉而又复杂。“大师兄,你念念不忘反攻魂族,为白象寺的弟子报仇,为何却不肯和龙石师兄一起,去帮那一位剿灭魂族?”说话的是个眉清目秀的青年和尚,一袭藏青色僧袍,站在龙树的身后。“不要再和我提起白象寺!”龙树卧蚕浓眉拧在一起,冷冷喝道:“我对反攻魂族,已经没有任何兴趣,月龙道人和叶白逼的老师和无漏师叔自废了一个小境界的修为,我岂能再去帮他们。”青年和尚闻言,轻轻叹息了一声,不治疗风湿病再说话。……西大陆的某一处无名山谷之中。一声鞭响,狠狠抽动!“娘,我真的已经承受不住了,让我歇一歇吧!”一个五六岁的童子,泡在一口满是猩红血液的古怪大缸里,身上爬满了蛆虫一般的异兽,满眼痛苦之色,缸中传来古怪的灵气波动。似乎已经到了极限,刚刚想要爬出,就被狠狠抽了一鞭,童子惨叫出声。“闭嘴,给我进去!”一声阴气森森的女子声音,从旁边传来。说话的女子,一身黑衣,面覆冰霜,美艳如花的面孔上,布满着蛇蝎般的阴毒之色,手中提着一根长鞭,恶狠狠道:“你知不知道,你的两个大仇人,仙路春秋, 两百四十六章 雨后重生,一个已经进阶离尘了,另外一个连离尘都已经能够击杀,你若是再不努力修炼,什么时候才能替你爹爹报仇!”童子涕泪俱下,抖擞着瘦弱的身体,缩回缸里。女子没有丝毫动容,眼中只有说不出的阴冷与仇恨。
从玉京城,到万妖海,若是直线飞行,需要经过玉京城东北面的广阔山野和凡人国度,进入大沙漠,再进入如今荒无人烟的雪域佛国,最后翻过大东山脉,才能到达。距离可说不短,以叶白目前的速度,就算全力展开,起码也要飞上小半年之久。而在他赶往万妖海的途中,不少修士也在各有动静。……刘陨已经到达了苍天之原,可惜除了潜伏疗伤的小地主等人外,这里几乎已经没有半个人族,所以他也就没有收到玉京城那边的消息,只能像个孤魂野鬼一样,在雪原上浪荡,到处寻找叶白的踪迹。好在他的性子虽然粗野,但还不傻,远远看见魂族部落就跑开了,而魂族又被叶白杀的胆战心惊,极少外出,才没遇上什么大麻烦,否则就算他有着元婴初期的修为,又领悟了第一重雷霆法则,也早被魂族灭杀了。……湘都城主府,连夜雨在裘真闭关的镇海小楼外,默然肃立,脸色有些阴冷。他的身边,还有两人,一是沧浪峰一脉的二师兄,气质与连夜雨极为相似的冷风,一个是临水照花人一般,肤白似雪,明眸皓齿的裘落儿。也不知道连夜雨已经等了多久,大门始终没有开。裘落儿抓着连夜雨的手臂,声音粘粘腻腻道:“师兄,你又何必非要去掺和叶白的事情,老师已经和爹打过招呼了,不准我们插手的。”“不,师妹,我必须要走这一趟。”连夜雨面无表情。斩钉截铁道:“我相信月龙前辈听到叶白的所作所为之后,一定已经改变想法了,他不是在为自己的私仇战斗,他也没有牺牲任何人的性命,去为自己报私仇。他没有被仇恨冲昏头脑,他没有入魔发狂!”“可是你去了又能怎么样?就凭你们几个人,难道就能灭了魂族吗?”裘落儿急道。连夜雨狭长而又英俊的面孔上,露出一个别样男儿魅力的笑意,沉声道:“师妹,这个世界上。有些事情,是不能因为艰难,就不去做的。”裘落儿两瓣红唇郁闷的抿了抿,不知道该如何反驳。连夜雨又道:“海狂澜已经比我领先了一步,我岂能再输给他?那东京道士,正文 第三十九章 请你喝茶个家伙伤好之后,一定还会再去雪原的。这一次。我倒要和他比一比,谁杀的魂族更多。”二人当初与叶白一起下血色地渊,一路上不知打了多少场,连夜雨终究逊了一丝,输多胜少,心中极不服气,一直想着再较量一场。“就不许你去!”裘落儿以前最是迷恋连夜雨身上的杀伐冷冽的气质。二人相处的时间久了,反而越来越不喜他与人打打杀杀,闻言之后崛起1892, 第八十章 救战俘(下),反而耍起了赖皮,坚决不准他去,声音娇嗔到令人混身酥软。连夜雨丝毫不为所动,只是无奈的摇了摇头。就在此时,“吱呀”一声强直性脊柱炎患者要注意饮食崛起1892, 第三百九十七章 以势压人之第四舰队来了房门终于被打开了。一头白发,雄烈如狮的裘真走了出来。出门之后,此老没好气的白了连夜雨一眼道:“你不用说的那么大声,我还没老到听不到。”连夜雨讪讪一笑,他刚才说的那些话,确实倒有大半是说给裘真听的。裘真说完之后。瞥了他一眼,轻声道:“那你就去吧,你可不要再输给海狂澜那个小子了。”“多谢老师成全!”连夜雨大喜的道了一声。“爹!”裘落儿不满的嗔了裘真一眼。裘真目中精光一闪,嘿嘿一笑道:“你想把一头凶猛的狼,养成一条温顺的狗吗?”三人脸色齐齐一黑,这个比喻,实在不怎么好听。……湘都西南方万里之遥的紫杉岛上,艳阳高照,温度炽烈。浪飞舟"chi luo"着古铜色的雄健上身,侧躺在一块礁石上,老神在在的吃完最后一条烤鱼后,拍拍屁股站了起来,一副惬意模样。“大师兄,你能把衣服穿起来吗?”声音娇柔中,又带着几分微微的愠意与无奈。说话的是个二十七八岁模样的女子,皮肤黝黑,手脚比一般女子细上不少,长相只算中上,但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却格外的灵动,不过此刻却带着些微的羞涩之意。浪飞舟哂道:“大热天的,当然要脱了衣服才凉快,若非岛上还有你们几个女子,我老早脱的光光的了。”女子脸色猛的一红,狠狠瞪了他一眼,修道之士,早已寒暑不侵,她就想不明白,自己这个元婴初期境界的大师兄,为何这么喜欢脱了衣服吹海风。女子甩出一张玉简道:“这是我从宁姐姐那里得到的消息,你的好朋友遇上麻烦了。”说完,嗖的一声,仙路春秋, 第一千一百零四章 一决高下,掠空而去。浪飞舟听的瞳孔微缩,看过玉简之后,眉宇之间,立刻沉了下来。思索了片刻之后,浪飞舟一把捏碎手里的玉简,取出一件衣服穿上,向着岛中心的紫杉浓密处而去。过不多时,就进了一个小谷,谷中几间木屋,绿箩缠绕,简单而又别南京哪里治疗类风湿疾病效果好致。浪飞舟走到其中一间木屋前,轻轻扣了扣门。过了许久,门上禁制才散去,门后传来一声苍老的声音道:“小浪,何事打扰我?”浪飞舟挠了挠脑袋,轻声道:“老头子,我要出一趟门,恐怕小命难保,你还有什么压箱底的宝贝,给我来个十头八件!”“哪来什么压箱底的宝贝,早就被你以前的师兄师姐掏空了!”门中修士的声音,有些气急败坏的喝道。不必多说,门中修士正是紫杉岛主,“飞鱼真人”宋千秋,自从在碧岚山自废了一个小境界的修为,又得到了进阶离尘的秘密之后,此老回了紫杉岛,就立刻闭关修炼,不问外事。“怎么会没有的?你以前说过,有几样好东西,等我修为够了,便传给我的,你打算藏到什么时候?”浪飞舟不满的嘟囔道。“没有便是没有,何来这么多废话!”宋千秋冷冷喝了一声。“小气鬼!”浪飞舟不屑的道了一句,却也无可奈何,自己这个老师,向来古古怪怪,他说没有,不代表真的没有,但一定是不会给的。浪飞舟转身走向谷外,才走了几步,身后又传来宋千秋的声音道:“既然知道小命难保,为什么还要去?”声音已经温和了不少。浪飞舟闻言,目中精光一闪,停下脚步,笑了笑道:“如果这个修真界里,全是无情无义,自私自利,阴险狡诈的修士,那也没有什么意思,总有几个人,是要和别人不一样的。”身后没有声音传来。浪飞舟再次向前走去。门后木屋的大门,缓缓打开。一个储物袋子从门中飞出,直射浪飞舟而来。“老夫珍藏的宝贝,你可不要给我弄丢了,若是把命丢了,记得托梦给我,我还要去找回来,传给小十八的。”宋千秋的声音里,带着几分严厉。浪飞舟大喜接过,看了一眼之后,身躯一颤,眼中射出不可思议之色。“老家伙,竟然真的藏着好宝贝!”浪飞舟哈哈一笑,转过身来,行了一礼道:“放心,就算我的死了,也会有人将这件法宝送回来的!”宋千秋冷哼了一声,房门关闭。浪飞舟掠向岛西,远远见到两个女修在切磋法术,大声喝道:“十八妹,我出仙玉??,仙玉??目? 第一千三百一十章 一步之差门一趟,岛上就交给你了,不要让人去打扰了老头子闭关。”……紫杉岛南方的万里之外,一道长相平凡,却目若星辰的身影,飘出了醍醐寺,袍带当风,气质出尘。寺中东首,高高的钟楼上,“战僧”龙树远远看着那道身影,目光阴沉而又复杂。“大师兄,你念念不忘反攻魂族,为白象寺的弟子报仇,为何却不肯和龙石师兄一起,去帮那一位剿灭魂族?”说话的是个眉清目秀的青年和尚,一袭藏青色僧袍,站在龙树的身后。“不要再和我提起白象寺!”龙树卧蚕浓眉拧在一起,冷冷喝道:“我对反攻魂族,已经没有任何兴趣,月龙道人和叶白逼的老师和无漏师叔自废了一个小境界的修为,我岂能再去帮他们。”青年和尚闻言,轻轻叹息了一声,不再说话。……西大陆的某一处无名山谷之中。一声鞭响,狠狠抽动!流氓艳遇记,正文 1754章 当众行凶“娘,我真的已经承受不住了,让我歇一歇吧!”一个五六岁的童子,泡在一口满是猩红血液的古怪大缸里,身上爬满了蛆虫一般的异兽,满眼痛苦之色,缸中传来古怪的灵气波动。似乎已经到了极限,刚刚想要爬出,就被狠狠抽了一鞭,童子惨叫出声。“闭嘴,给我进去!”一声阴气森森的女子声音,从旁边传来。说话的女子,一身黑衣,面覆冰霜,美艳如花的面孔上,布满着蛇蝎般的阴毒之色,手中提着一根长鞭,恶狠狠道:“你知不知道,你的两个大仇人,一个已经进阶离尘了,另外一个连离尘都已经能够击杀,你若是再不努力修炼,什么时候才能替你爹爹报仇!”童子涕泪俱下,抖擞着瘦弱的身体,缩回缸里。女子没有丝毫动容,眼中只有说不出的阴冷与仇恨。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SF999发布网 ( 京ICP备12042342号-2

GMT+8, 2018-10-23 22:16 , Processed in 0.249195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网页游戏平台 X3.2

© 2001-2013 游戏辅助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